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周旋在四个男人中 生活比爱情更精彩

2017-04-04 16:56 weila

怎样才能“收心”我似乎很难做到

晚上看电影时我把手机调到了无声,直到电影散场、吃完夜宵、A把我送回家里,我这才发觉———手机上显示的16个未接电话,竟然都是B打来的。

口述者:酸梅 女 25岁 在校硕士生

我不是一个漂亮女孩,也没有很好的身材;我爱发脾气,一点儿都不温柔。可爱情似乎对我特别眷顾,一次次突如其来地降临———可惜的是,我的世界并未因此快乐幸福,相反地,倒是一片混乱起来。

(还是第一次,“口述实录”中的男主角将没有名字,而是按前后顺序被简单地标注为A、B、C、D。这是酸梅的一再要求,她说,经历了这几段感情后反而令她越来越犯迷糊,用字母,也许有利于理清思路。)

他说我挖了个“坑”

生命里的第一段感情很短暂。

A是我的老同学,一个老实到近乎木讷的男孩。2004年国庆节,我们一大群同学相约去外滩看灯。一路上我们打打闹闹玩得很HIGH,同学中有几个带了恋人一起,始终紧紧牵着手,偶尔还会旁若无人地拥吻。也许是被这种气氛感染,我突然有些冲动地牵起了A的手……

可是,这个当时我并没有在意的行为,在A的眼里却成了一种暗示。因此直到很久以后,A还坚持认为这段感情是源于那晚我的主动。但是天晓得,那天我只是有些冲动,仅此而已。

A老实得可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始终未曾表白过什么,却一直默默地出现在我身边———等我下班、送我回家,不过他从没敢牵我的手。我很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并且真心地等待着A的进一步“表示”。

可是这一等竟等了半年,直到半年后同学又聚会,A喝了些酒,才在众人的“挑唆”下鼓起勇气问我:“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没有回答,算是默许了。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只是在那段等待的日子里才对A产生过感情。也许是因为还没得到因此心存美丽幻想,一旦真的得到了,才发觉所谓爱情不过如此。A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可是每次和他约会,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巴望着时间可以快点过去的煎熬。恋爱还不到半年,我就提出了分手。

分手的时候,A说我当初挖了个坑,而他却自愿往坑里跳。他哭过,也求过我;而我,

虽然对他心有内疚,却不愿再勉强自己。我只是偶尔还会惦记他,会忍不住发“我想你了”这样的短信给他。尽管每次短信发出我都后悔得要命,觉得自己很差劲!

情人节,他傻站了3小时

我以为自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反省自己与A的感情,谁知分手后才一个星期,我又认识了B。

B不是上海人,他只是我的导师曾经的得意门生,偶尔回来探望恩师而已。B比我整整年长12岁,因此对他来说,成家早已成了迫在眉睫的压力。以致得知我俩恋爱之后,好几个朋友曾经偷偷问我:“你们,真的可以吗?”

可我们还是飞快地陷入了爱情,B对我是一见钟情的,那模样,甚至有些“急吼吼”———毕竟他留在上海才没几天,如果不抓住机会,我们何时会再见面都是个未知数。

恋爱还不到72个小时,B就该回去了。临走前一天晚上,我俩在宾馆聊了整夜。那晚我没有回家,但他也没侵犯我,只是搂着我,和衣而睡。

从那天开始,B几乎每天都要与我煲电话粥,而且一打就是4、5个小时,直到话筒都被捂得滚烫滚烫。我从没尝试过这种恋爱方式,距离遥远却又似乎近在眼前。而B的成熟更是让我深深着迷,很快地,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段感情中去了。

但是他的家人却很强烈地反对我俩在一起,原因有些荒唐———我是个上海女孩,年纪又小,将来肯定不会“安分”!于是,与家人吵架、冷战、离家出走,B为了我与家里闹得很僵,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抱怨半句。

B在家乡有自己的事业,根本不可能抛弃一切来到上海。恋爱的时候,B总是对我说:“你现在读书,我养你,好好读书就对了,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起初我很为此感动,可听得多了就有些麻木。我确定自己很爱他,但是……渐渐地,我开始无法忍受分隔两地的孤单。也许他家人说得有道理,我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