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红颜知己频频暗示让我尴尬无比

2017-03-03 16:57 weila

抛开爱情在一边,夫妻间最稳定的结构就是互补和需要。说白了,就是取长补短。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丑婆娘往往嫁个俊男人,而漂亮姐大多插在“牛粪”上。

自身原本拥有的,无需“锦上添花”。自身本不具备的,当然需要引进“爱”资来为我们“雪中送炭”。这才是真正的夫妻缘分。也是所谓的窃喜。双方都能暗自感到窃喜的夫妻,一定可以找到知足和幸福的钥匙。

偷欢就不是这个概念了。偷欢是两个同性间的取长补短。人家找你来发展婚外情,是因为你和他(她)家里那位产生互补,因此才跑你这里来放放风、换换口儿,既然都推理到这一步了,那接下来还有什么戏可唱呢?

受访人:明跃,34岁,有家、有妻子,更有一个无话不谈的“老同学”牌的红颜知己。说也怪,红颜知己的名字里恰好也有一个“月”字。虽然读音不同,却让有心人觉得这未必不是缘分。月也成家了,似乎并不幸福。明跃一直安于和月做知己,但月心里想的,却远没这么简单……

明跃的话:

我这个人,实打实地说,确实是比较容易惹桃花运,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但是还有一点,就是我比较自私,怕麻烦,我对女孩子的喜好,除了我老婆之外,大部分都是浅尝辄止。但这里面并不包含她,她不在我喜欢、来电的行列——

月比我大。

不过大得并不多,最多半年。但就因为大这半年的缘故,我和她之间什么话都不避讳,这种不避讳,完全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没可能所以才不避讳的,阿莱你懂吗?她和我老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我承认,有些时候,她比我老婆让我感觉到放松。我喜欢和她在一块,就是因为贪图着这份轻松,贪图着这份什么都不用去考虑、去想的省心。但现在情况肯定是不一样了,现在我只觉得麻烦,懒得见她。原本我们之间挺好的,不过一起出去吃吃饭、喝喝茶,结果让她这一搅,倒弄得我很心虚似的。

不错,我是帮着月做过一些事,她老公出差的时候,也帮着月一起去学校接过孩子。但那都是不含带任何其他意义的。月是我愿意信任的女人类型,但绝不是我喜欢的女人类型。而且男人大部分时候都是粗心的,怎么说呢?女人的有些暗示啊、小心思啊,男人其实并不晓得。男人只知道一是一、二是二,这才是男人的哲学。

我一直以为月和我老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现在才知道,那不过是因为我没把她们放在相同的位置上,一旦放到相同的位置上了,绝对犯的都是同样的毛病。我以为她善解人意,是最好的知己和倾听者,她甚至比我老婆知道我的事情都多,包括我和上司之间的关系,包括我的私房钱。但现在,我面对她的时候却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我觉得她太阴险了,她让孩子叫我干爸,从前我觉得没什么,但现在,我一直都很回避。

老婆一直都知道月的存在,她不喜欢月,说她挺能装的。为这我还和老婆吵过呢,我说人家招你惹你了,不就是我一同学吗?你就逮谁都看不顺眼。

现在看来,老婆的眼光还是挺准的,是我自己一直蒙在鼓里。

老婆说,你以为你对她没别的想法,可人家对你有没有想法你又怎么会知道?不然一个女人凭什么抛家舍业地天天听你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我是你老婆,我都不爱听。我天天家里家外地忙,我要是总出去陪别的男人喝茶你会怎么想?即使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说实话,老婆有她意气用事的地方,但也有她讲理的地方。

我过后琢磨了一下,还真觉得老婆说得有一定的道理。我这个人,实打实地说,确实是比较容易惹桃花运,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但是还有一点,就是我比较自私,怕麻烦,我对女孩子的喜好,除了我老婆之外,大部分都是浅尝辄止。但这里面并不包含她,她不在我喜欢、来电的行列。

可是这样的话,又让我怎么对她去说呢?

去年她生日,我让花店送了一束玫瑰花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