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男人口述:15岁的我不理解那是“侵犯”

2018-06-11 16:57 weila

倾诉人:小海

年龄: 25岁

职业:销售人员

对小海的采访结束后,我一直在想,如果小海当时懂一些生理方面的知识,知道那个男人对他所做的事情是一种侵犯时,他就不会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痛苦挣扎。

我在做倾诉版面的同时,还负责另外一块版面———成长版,主题是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话题。话题之一便涉及到“性”,与此相对应的是“自我保护”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社会、学校和家长对这些话题的正面指导,远远比不上孩子们从各种渠道得来的负面信息,这让我想起美国人的性教育。一位母亲控告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对她五岁的女儿性骚扰,原因是他摸了小女孩可爱的脸蛋。

当然,我们也用不着那样草木皆兵,这和我们的文化传统也不相符,但是至少要让孩子明白,哪些是善意的接触,哪些是恶意的侵犯。

在性教育方面,很多家长总是一脸无助地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说这些事儿。其实,很多事情大人的态度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判断,家长轻松的态度会让孩子感到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家长闪烁其辞或是闭口不谈,那孩子肯定会感到无比的好奇。

小海是通过电话向我倾诉的。我曾经提出见面的要求,小海让我给他考虑的时间,两天以后,他还是拒绝了。

当他在电话里讲述自己的故事时,我感到他的声音有些紧张,甚至在发抖。我建议他做深呼吸,先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几分钟后,电话那头传来他稍许平静下来的声音。他说,现在我无法面对我最爱的女友,不是她的问题,是我的心理有障碍。我想让自己过正常的生活,以一个健康的心态去面对爱我的父母和女友。

懵懂无知的我,遭遇到了别人的性侵犯,这个人,我一直把他当作偶像来对待。他的行为让我至今无法步入正常人的生活轨道

我现在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我这样说你是不是会看不起我?大概有十年了吧,这件事情一直憋在我心里,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因为它对我来说是个耻辱。以前还不怎么想,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知道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后,现在发展到几乎每天都想,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它随时都会窜出来。实在难受的时候,我就用劲甩头,有时候甩得我头都晕了,可是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倾诉空间我经常看,我希望看到和我有着共同遭遇的人,我想看看他们是怎么面对这种事情的,可是没有,我一直没有看到。我经常感到很灰心,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怎么这种事儿就让我碰上了呢?

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孩子,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和同学打球,父母总说我,别看你长了个大个子,其实就是个傻小子。我学习成绩还算可以,所以父母对我比较放心,很少管我。

初二的时候我们增加了物理课,由于贪玩,前两次小考都没考好,父母有些着急,想着要给我找家教补习。他是我们家的邻居,可能是回家的时候顺路听我父母说了吧,他就主动说,不用请家教了,花那份钱干嘛,我帮他补习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那时他已经上了大学,每周末才回家,他的父母很忙,总是在外地出差,一个月在家的时间不过十来天。

我父母很高兴。以前他们就总把他当作我的榜样,说,你看人家,也不用父母管,就能考上那么好的大学,你就得向这样的人学习。父母对他的评价让我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于是我很认真的向他学习,每次把不懂的问题都留到周末,等他回来给我讲解。他从来没有对我不耐烦过,总是很耐心的给我讲题。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讲题,很少和我交流,也许他认为我太小了吧。他的沉默让我觉得他很酷,我把他当成自己的偶像。

在他的帮助下,我的物理成绩很快就上来了,其实我本来也不笨,只是因为贪玩才出现了成绩的下降。他偶尔也会表扬我,他的表扬让我更加自信。我甚至在每次考完试取得好成绩后,都会等着他回来,给他看我的考卷。他大都会冲我一笑或是说句不错。有时候学习得比较晚了,他就留我住在他家。我父母从来不说什么,他们对他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