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和性幻想对象暧昧丈夫不知情

2017-09-30 16:57 weila

口述:许耀红

有朋友形容我是篮球场上那个拿球的人,后面有一群人在“追”。

事实也是如此,我有很好的男人缘,这一路走来,仿佛只知道被人追的滋味,包括我现在的先生,一个对我百依百顺的新好男人,也是在苦追我三年后我才点头同意他的求婚的。我一向是心比天高。

可是从去年8月开始,31岁的我仿佛情窦初开,被同公司另外一个部门的年轻经理高云龙深深迷住了。

他比我小四岁,少年得志,上海某名牌大学毕业,傲慢、冷酷,甚至他的鼻子也是傲慢的,他有句口头禅是:“就这么定了!”包括他与上司对话时,也常如此脱口而出。

因为业务上的关系,本与他平起平坐的我,不得不常去他办公室拿些材料或申请报告。

我们公司是做集装箱生意的,我的业绩好坏多多少少与他的签字有关,所以,我有点破天荒地放下架子与他相处,甚至每次走出他办公室时,还不忘带上门,回眸一笑,我对自己的眼神充满自信,其诱惑力绝对一流。

但奇怪的是,这一招,对高云龙一点用处也没有,他是个绝缘体吗?这个早婚并有一子的男人,令我产生强烈的挫败感。

原先是工作的原因,我以低姿态示人,并多多少少用了点“轻度美人计”,但他不吃这一套,仍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目光冷峻。

我心里暗暗骂道:“性冷感的男人!”但同时我的“斗志”也被他空前地调动起来。

这天,在下班路上,我的宝莱车撞倒了路边一个装满苹果的箩筐,还好没伤到那卖苹果的小贩,这一切都是因为高云龙害得我心神不宁。

赔了一点钱后,正准备上车时,高云龙奇迹般的从我身边经过,步伐匆促,他居然没有开车。

心里虽恨他,但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柔声叫他:“云龙,去哪里?我送你!”

我和性幻想对象暧昧丈夫不知情

口述:许耀红

有朋友形容我是篮球场上那个拿球的人,后面有一群人在“追”。

事实也是如此,我有很好的男人缘,这一路走来,仿佛只知道被人追的滋味,包括我现在的先生,一个对我百依百顺的新好男人,也是在苦追我三年后我才点头同意他的求婚的。我一向是心比天高。

可是从去年8月开始,31岁的我仿佛情窦初开,被同公司另外一个部门的年轻经理高云龙深深迷住了。

他比我小四岁,少年得志,上海某名牌大学毕业,傲慢、冷酷,甚至他的鼻子也是傲慢的,他有句口头禅是:“就这么定了!”包括他与上司对话时,也常如此脱口而出。

因为业务上的关系,本与他平起平坐的我,不得不常去他办公室拿些材料或申请报告。

我们公司是做集装箱生意的,我的业绩好坏多多少少与他的签字有关,所以,我有点破天荒地放下架子与他相处,甚至每次走出他办公室时,还不忘带上门,回眸一笑,我对自己的眼神充满自信,其诱惑力绝对一流。

但奇怪的是,这一招,对高云龙一点用处也没有,他是个绝缘体吗?这个早婚并有一子的男人,令我产生强烈的挫败感。

原先是工作的原因,我以低姿态示人,并多多少少用了点“轻度美人计”,但他不吃这一套,仍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目光冷峻。

我心里暗暗骂道:“性冷感的男人!”但同时我的“斗志”也被他空前地调动起来。

这天,在下班路上,我的宝莱车撞倒了路边一个装满苹果的箩筐,还好没伤到那卖苹果的小贩,这一切都是因为高云龙害得我心神不宁。

赔了一点钱后,正准备上车时,高云龙奇迹般的从我身边经过,步伐匆促,他居然没有开车。

心里虽恨他,但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柔声叫他:“云龙,去哪里?我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