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他当街施暴我坚决和他离婚

2018-12-23 16:57 weila

各取所需凑一对,闪婚闪了我的腰

★倾诉人:韩小芬,女,30岁,公务员

★ 精彩导读:经人介绍,韩小芬与何国军相恋。短短三个月的恋爱过后,他们就去领了证。但蜜月期还未过,韩小芬就发现何国军的诸多缺点:多疑、吝啬、粗俗,不讲卫生……尤其令她受不了的是他的疑心,她与男同事多说了一句话他都会认为她是在勾引别人,从冷战发展到家庭暴力,韩小芬的婚姻生活苦不堪言,他们闹起了离婚,结果是闹得满城风雨,身败名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印象:韩小芬是在一位好友的陪同下来和我见面的。这个憔悴的女人看上去神色不大对,她默默地坐着,好半天才能说出一句话。

1。老公在单位里大闹

一个月前,我去单位办了病休半年的手续。主任爽快地签了字,意味深长地说,“小韩啊,你先把身体养好,把家里的事情照顾好再回来上班吧。”

我无地自容。因为就一个半月前,我老公何国军在我单位里大闹了一场,他一拳头把同事小张的鼻梁骨打断了,小张至今还在家休养,我赔了医药费,又向小张的老婆苦苦恳求了半天,小张家才没有报警。这还不算,何国军还指着主任的鼻子骂,“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打我老婆的主意,给她打暧昧电话,你要真动动她试试!”他一使劲,还摔了主任的杯子。

闻讯而来的保安要把他拖出去,哪是他的对手,他挣脱人群,一冲就冲到我的面前,一脚就把我踢到地上。同事们看着这一幕,或惊愕,或嘲讽,我眼前一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单位我呆不下去了!赶快离开这里!”

回到家里,我向爸妈哭诉,爸妈气得要拿菜刀找他拼命。被我拦住了,我说不用再跟他讲任何道理了,坚决离婚!

我约他到民政局,到了时间却没见他的人影。只收到他的短信,“你是开玩笑吧,离什么婚?我们这都过得好好的。”我回,“没好说的了,离!”他回,“你搞清楚一点,我不跟你离是为你好,就你那个样子,老母猪都比你强点,你离了再找谁?”我气得发抖,直接删掉,不再回复。他的辱骂短信却一条接一条地发来,“老子告诉你,老子黑道白道都有人,你想离婚分我的财产,老子弄死你。”

我直接向法院起诉离婚。我真的不想再看到那张狰狞的脸,那只蒲扇样的大手……说起来,我这一年零一个月的婚姻,完完全全就是场恶梦。

2。我们是交换型恋爱

我 29岁了,身边的好友、家里的兄弟姐妹早都结了婚,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惟独我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是家里最有出息的老大,惟一的大学生,我上了大学以后就再没要过家里一分钱,下面弟妹后来的学费也全是我包了。毕业后我留在武汉,找了一家事业单位,几年做下来,从设计员到助理工程师,一步一个脚印,工作上干最苦最累的活,下工地比男人还男人,一日三餐起居都从简,一门心思想在单位里站稳脚跟。一来二去,我终于在武汉有了一个小家,一份过得去的工作,可这时,我的年龄也大了。

我有自知之明,我样子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丑,男人么,最不喜欢的女人,一是丑的,二是土的,在大学时我就是不起眼的狗尾巴草,工作了,成天在男人堆里和工地上打滚,再怎么也培养不出淑女的气质。所以后来,我相了无数次亲,却一次又一次被人拒绝,次数多了,我甚至有, “男人都是看一张脸,要不要去整整容”的想法。

27岁时我有过一段朦胧的初恋,对象是同事小张,我们俩天天一起下工地,回来设计图纸,朝夕相处,彼此间都有点好感,聊天时话题都往家庭和婚姻上靠了,可没过多久,小张就经人介绍谈了恋爱,几个月后就结了婚。我和小张,就彻底变成了好同事好哥们,我对男人的看法,更恶劣了一层——小张的老婆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可听说只是个售货员。

29岁了,妈妈的好朋友王姨给我介绍了一个转业军人,就是何国军。王姨说他老家是武汉周边的一个小县城,家境优越,但他转业后想留在武汉,所以一定要找个武汉的女孩,“他家里的生意做得大,只要他能留在武汉,他们家马上掏钱出来买房,买车,家里就这个独儿子,你们要能结婚,以后带小孩,出钱,肯定都是他们家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