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和小姑娘恋爱和老女人暧昧

2017-02-28 16:58 weila

她竟然选了我这个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做伴郎。书上说,男人若不能得到他的心爱女子,就会让她来给自己作伴娘。那么,男人若辜负了女人,也会被她拽着来做可笑的伴郎吧?

你别想知道女人的年龄

那一颗痣,藏青色,绿豆般大小,落在皎泊的右鼻翼下方,不偏不倚,刚好切断了她原本伶俐的唇线。是突兀的一粒东西,任是无任何感应的人,也可被它逼出这样的感触来:这鬼东西硬是生生夺去了皎泊的万般风情、灵感,以及恋爱或是结婚的运气。

关于皎泊的确切年龄,像我这样和她如此熟稔的人,都是不能明晰的。或者25,或者30,或者说她已经过了35岁也不是没可能。当然,作为男人,哄骗并诋毁女人的年龄是他们的专利。比如某个晚上,皎泊和我正在吃韩国烤肉时,我突然从她狰狞地撕咬五花肉的架势中瞥见她眼角有很多鱼尾纹,争相簇拥着朝她逼仄的额头挤过去。

暗自打了一个寒战,我诓骗皎泊:告诉我你的真实年龄好吗?说了我就娶你!她抬起头来,色迷迷地扫了我一眼后不齿地说,一个月3000块,没房子没车没地位,就算你床上功夫也不错,我也不会考虑你。我忘了,这是一个对爱情还保持着18岁姑娘一样单纯又虚荣愿望的女人。愿现实如梦想一样安好温暖,愿世上终有一个男人愿意为她一辈子东奔西突。

我来做皎泊的蓝颜知己抑或情人,都OK,做老公却万万不成。这是我的底线,别以为只有女人才有底线,男人纵使在某时某处和某个女人暧昧缠绕,但结不结婚,还是有底线的。

还好这个拒绝透露年龄的女人皎泊,她只缠我给她温存却不轻易讨要婚姻。我们都是有判断力的成人,何况相识已经很久。那夜吃完韩国烤肉,我一路尾随到了皎泊家中。她进门后直奔浴室,洗到中途开门“迎客”:进来啊,傻帽儿!

她很寂寞,也很妖娆。她披挂着一身泡沫缠绕过来,用了传统A片里的经典动作,双手箍住我的脖子,双腿再爬到我的大腿上来,死死地环着。滑溜溜的开始,皎泊都快掉下去了,我将喷头扯过来,将她身上冲刷干净。然后皎泊就催着我去卧室,她在上面,“我都寂寞了3个月了,今天老娘非把你吃干不可。”这不是我平日所见的皎泊,也不像任何一次的她。她甚至不让我有任何动作,“只管表达情绪就行了。”她说着将我翻过来,她在下面,但是我那么瘦,她轻易就能将我不断地顶上去。这个女人鄙夷地说,哪个男人不向往直冲云霄。

“38分钟”, 皎泊看表。然后她去浴室,拿来温热的毛巾替我擦洗。“好好睡一觉吧,醒了就滚蛋。”这就是年长女人的可爱之处,凡事都直来直去。

蔡桑叫我叔叔,20岁,自江南来,读大二,学新闻,胖嘟嘟的大眼睛姑娘,皮肤好,开一辆小小的奥拓车。她暑假自己一路毛遂自荐到我们报社来,笑眯眯地喊众编辑:“老师,我想参加社会实践,我特别喜欢你们的报纸。天气这么热,但是我也想在这里跑跑新闻,收下我吧。”

我的情感道路颇为艰辛,加之最近又在研究唐朝历史,辗转到此便对婴儿肥的蔡桑怜香惜玉起来。何况她无人收留,我大手一挥,丫头,过来问你几个问题。道貌岸然的几个问题,蔡桑答得并不好,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收下了她,蔡桑便说,她爸爸也姓尉迟,她是随母姓,小丫头片子硬要叫我叔叔。我比她年长14岁。

蔡桑第一篇稿子交上来,我才知道当初众编辑“慧眼”,这屁孩儿作文非一般的够呛。我舍下尊严,亲自又去事发点跑了趟把稿子写出来,落款是蔡桑。完全不是她的东西,她竟然也敢高喊:叔叔我好爱你哦,叔叔原来你们文章这么好上啊!

我偏偏把“我好爱你”那几个字听了进去。再跟皎泊吃饭的时候,就多了许多蔡桑的话题,皎泊不做半点回应。我问你是不是吃醋啊,她揪起她那颗要命的痣,媒婆般恐怖的表情:拜托,小姑娘还没长完整呢,我吃她醋,有毛病啊!最近皎泊伪小资,说这话时她从她的假Gucci包包里,摸出一根憔悴苍老的外国烟来,用跟我吐烟圈的架势再次证实:她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