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她为了等我守身15年

2018-02-12 16:58 weila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故事。

在我倒地的刹那,教堂里还在响彻着孩子们祷告的童声。那声音轻轻的柔柔的……

自从踏上这条不归路后,我知道我将失去所有,包括家人,包括朋友,甚至包括爱情。进入组织的第一天,我们就喝了血酒,用锋利的军刺割开胳膊最容易出血的地方。血酒喝进口里有一股叫人呕吐的感觉——血腥味。我明白这血腥将伴我走过每一个白天和夜晚。那天在医院撕杀过后,被我打伤的人抱住我,让我救他时,他那乞求的目光他那满身的血腥味又让我开始呕吐。我把他扶在一个黑暗的角落。我知道我已经不适应这种生活了。我胳膊上的刀疤开始隐隐作痛。直到警察把我带走,直到他出庭作证,直到我被剥夺自由。

我无法描诉那几年踩着刀尖上生活的日子,就如同我吃完早饭从不想下一顿,夜晚睡着从不想明天能不能醒来。有时醒来,总以为自己已掉进地狱,天堂是每一个人向往的地方,可我从没想去天堂。因为只能下地狱。我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知何时我喜欢上了教堂。每一次出门我都会去教堂做忏悔。牧师送我的十字架我一直挂在胸前。还有一本袖珍新约全书。每当我掏出军刺刺向对手时,我都摸着十字架默颂一遍里面的内容 。看到血如柱般喷出时,我知道我离地狱又近了一步。我玷污了圣经。我玷污了人性,我罪恶滔天,我十恶不赦。

2006年里的一天,在酒吧,有个女人突然点燃了所有蜡烛,她把一米多高的生日蛋糕推在我面前时,我顿时热泪盈眶。我早已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其实我早已忘记了自己还活着,因为我早已变得行尸走肉。你还记得多年前那次填写档案吗。我记住了你的生日。你说你一直想过一次生日。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还会哭,还会流泪。

女人叫婷,一个可以让任何对手伸出大拇指的大姐大。在我入狱前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好到同吃一碗饭同用一双筷子同睡一张床。没有人相信我们睡在一起不干男女之事。可我们真得什么也没做。时间也证明了有一种友情比爱情更持久。婷成了我唯一可以谈心谈任何事的红颜知己。

早晨的阳光格外美丽,我是指今天的早晨。我从监狱出来,我自由了。当婷把一个墨镜带到我眼睛上时,我把它扔得远远的,我说我需要阳光。然后我紧紧抱住她。十五年的监牢生活让我明白了自由是多么无比重要。我说我想你。我要和你睡觉。

选择爱就要放弃以前的所有生活。婷说这十五年没白蹲,你真的改了。真得,那一刻当温暖的阳光照射到我全身时,我就有了爱的欲望。我和婷在床上整整躺了两天两夜,饿了还是用一双筷子吃一碗面。然后我们继续躺在床上。婷说我想和你作爱。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期望。她说她想和我说这句话已经好久了。

她说完后慢慢脱去我所有的遮羞布,开始用她那细腻温柔的手在我的胸前滑动。我浑身的毫毛在顷刻间竖立起来,一种从没有的快感和冲动如电般在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传动。“我还是处女”。她突然害羞地说道。我翻过身把她压在身下。“姐姐38了还是处女,叫人知道准会笑话你”。我吻着她如瀑布般的长发说。“帮我拖掉衣服好吗”。我轻柔地慢慢拖去她的上衣。她那丰挺坚实的双乳顿时出现在我眼前,让我眩晕激动。“我只想把我的处女之身留给小弟。”我慢慢欣赏着婷光滑的肌肤。“别看了,姐姐已经老了。“在我心里姐姐永远都漂亮美丽。”我说完把头深深地埋藏了她双乳之间……

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男子汉,如果没有那几年非人的生活,我现在也许和婷已经有了孩子。我们的生活可能平静如水,可我们肯定会比任何人快乐。

我想我的故事将以婷来开头,也因此会进入所有故事的俗套。可我只能以现实来写。这样总比那些虚构的情节要好的多。我只想描素我们那个年龄那个时代一些被社会所不容的一些事物。没有你们期待的那种男欢女爱和缠缠绵绵。打架,复仇,成了我全部的生活。

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我来自西北的一个工业城市。我热爱这座城市。

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我除了愧对父母外,我也愧对这座城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