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妈 你害得女儿40多岁难嫁人

2017-02-11 16:58 weila

彼此靠得最近的人,伤害起来似乎也更容易些。“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不仅是说好事,坏事也同样波及。在这个世界上,离我们最近的人,当然是父母、然后是兄弟姐妹、再然后才是别的什么人。这是十分科学的道理,因为你们流着相同的血,这是外人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然这相同的血,似乎也代表不了什么。骨子里本该是一家人,但相处起来却难上加难的例子比比皆是。

阿莱手记———人与人人与人,是太大太大的一个话题。法国电影《钢琴教师》里面,就讲述了一对多年生活在一起的母女,彼此相依为命同时又相互制约的情形,凭良心说,片中那个女钢琴教师之所以会演变成后来那种反常样子,变得让人避之唯恐不及,实在是和母亲对她生活的过多介入有着直接的关系。

母女,本应该是最可以相互取暖的,心贴得最近的。但偏偏,有的母女却不是这样。

她们就像是一对仇敌或者情敌,既依赖彼此,又难容彼此。正如宛欣一上来对我说的那样,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我妈就是上不来。当年当兵,就是因为她才走的,后来复原回来,也是因为她我才特别想赶紧结婚,好离开这个家。

宛欣的父亲出了工伤,在医院里躺了好多年,后来去世了。

平时家里面,就只有宛欣和母亲两个人。

弟弟结婚了,结婚前和她们住一起。后来连弟弟也搬走了,弟弟说,咱妈老扒着门往我们屋里看,小乔都不高兴了(小乔是弟弟的媳妇)。你说你要是有事光明正大进去说吧,老这么着谁受得了啊。

这就是弟弟搬走的真正原因。

弟弟搬走了,家里就更剩下宛欣和母亲两个人了。弟妹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大家都不想难堪,老太太已经是这个岁数了,改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了。唯有少去少走动,还能少生些闲气。

只有宛欣,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

只能每天这么战战兢兢地守着,不定哪句话没说对,就把老太太给惹翻了。

宛欣说,想想妈也可怜。她说妈其实是喜欢热闹的,愿意大伙都围着她,可你总这么下去,句句话都伤人,谁还敢来看你呢?

漫长岁月,一间斗室及两个自怨自艾不再年轻的女人。生命,由燃烧变成消耗。

宛欣的日子,还真是难熬。

即使说出来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孤寂是女人的毒药。

我想,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吧。

受访人:宛欣,女, 46岁,未婚,因为当年喜欢上的人,母亲不同意,结果棒打鸳鸯。从此以后,宛欣就再没碰上过真正使她心仪的人,这一耽误,就是十几年。宛欣并不怕一个人生活,她怕的,是这些年来母亲对她的有意无意的言语上的伤害,她不明白,自己已经很听她的话了,为什么她还是不肯放过她呢?

我也不小了,我也是有自尊要脸要面的人哪。有时真受不了,我妈她用难听的话来伤我……

阿莱,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和我妈就是上不来。我是她唯一的女儿,我还有一个弟弟,她对我弟弟就好一点,有好吃的好喝的都想着他,后来我弟妹进门了,我妈她也犯过病儿,但儿媳妇可不管这么多,你犯病儿,挑三拣四,人家就回娘家去了,或者干脆房门一关,面都不露,你不也没辙吗?我就不同了,这么些年一直也没结婚,跟家里住着,我妈她要是心情不好,第一个首当其冲倒霉的人肯定是我。

无论当着谁的面,她是有什么说什么,完全没考虑到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是要脸要面的人啊,难道我不想有个家吗?有个自由自在,能痛快呼吸的地方?谁不想啊,谁不想过自己的安生日子,不过我这辈子是甭想了,我妈她是见不得我安生的,真的是这样。说起来,在见你之前,我还真有些犹豫,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妈妈,我在背后说她不好,这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