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妈 你害得女儿40多岁难嫁人

2017-02-11 16:58 weila

有一句话叫做“性格即命运”,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真是挺到家的。你就拿我爸爸来说吧,老老实实窝窝囊囊的一个人。而我妈却不然,什么都愿意争,什么都爱靠前儿。偏生我和我弟弟,个性中也是随父亲的东西居多,所以我妈总说,和我们三个闷葫芦生活在一起,就是好人也得给憋屈坏了。她是看不惯我们这种活法的,成天无声无息的,活个什么劲儿呢?妈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别人欺骗她,把她的话当作耳旁风。从小到大,我就记得她一个劲儿在我耳边叨叨这个要怎样怎样,那个要怎样怎样,烦都烦死了。别人的妈妈都可以把自己的孩子搂在怀里哄哄亲亲什么的,这在我妈身上却从来见不到。妈有的,只是无休无止的训斥和不满,她好像对什么都不满,对什么都看不惯。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爸在出工伤之前,被妈发现有了别的女人。那是一个从农村来的女孩,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在爸的厂子里做临时工,人不漂亮,但却格外温柔。她之所以吸引爸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我不知道爸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具体到了哪一步。反正后来这件事被妈知道了,之后就闹了个天翻地覆,再然后,爸他就出了工伤,单位里来的人说,爸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爸病了,单位里负担一切药费,他离不开药、离不开医院、离不开护理。

而妈,却很少到医院里去看他。

也许她是寒心了吧,在她的认知里,如果这个家有人要有另外选择的话,那也应该是

她而不是他。她实在是比他强了太多,但就连他,都可以冷落她,还用这样一件事去羞辱她,这一切在妈心里,变成一个永远解不开的死结。

妈的一生已然是完了。

前途、命运、爱情,全部葬送在爸爸手里(这是妈妈的原话),所以她恨他,不仅她恨他,她还要我们也去恨他,我们不恨,她就骂我们贱。尤其是我,我的长相中有太多爸爸的影子,妈妈对我的感情一直都很复杂,有时很好,有时又恶劣得要命。

我从部队复员回来的时候,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叫小江的青年。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那一年我也就 21岁,小江 23,他的家不在这儿,他是南方人,说话带一点口音,整个人彬彬有礼。

最初,我和小江的恋爱,妈妈也并没有说什么。她不说什么,我也知道小心翼翼地应付,别带出心花怒放的样子来,她是最讨厌女孩子疯啊扯的,曾经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是因为太爱笑的缘故,被妈妈给骂跑了。

但再怎么小心,我也是恋爱里的人啊。所以很多时候,我开始忘记遮掩,那段日子,每天下班回来,我经常是哼着歌儿的,有时还会在和妈一起择菜的时候整个人的心就飘走了,飘到不知名的地方……面对着这样的我,妈似乎是很看不惯,却一直没有发作。直到有一次,我和小江去看夜场电影,看完电影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当时小江看了看表,也不过才 9点一刻。他问我怎么办?是避避雨还是冒雨走?我就说避一避吧。没想到雨一直都没有停,虽然那一个小时对于恋爱中的我们而言,实在是转瞬即逝的事,但时间不容人啊。再看表,末班车已经没了,那时街上也还没有出租车呢,小江看着我,问我回家晚会挨说吗?想不到鬼使神差的,我竟说了一句“不会”。小江他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他说既然没车了,不如我们走着回去吧。影院离我们家,至少要走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但因为有小江在,我竟觉得连路都短了似的,我们边说边聊,雨停后的夏夜,竟是凉风习习。街上安静极了,只有路灯一盏盏亮着,那是我生命中最美的夜晚,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 12点了。

小江依依不舍送我到门口,看着我进门。

进得门来,未等我站稳,妈她一个大嘴巴就打了我的脸。那声音简直清脆极了,我的脸上还挂着与小江分手后的甜蜜和不舍,就被等候在家里的妈妈一个巴掌扇回到现实……

从那以后,妈妈就再也不许我和小江来往。我要是偷着去见他,被妈妈知道了,她就会用手杵着我的头,拿“离不开男人的小婊子”这样的话来骂我。

那时年轻气盛,好几次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却又没勇气真的这样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