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面对黑道老大我无法抗拒

2017-11-16 16:59 weila
面对黑道老大我无法抗拒

■讲述人:杨欢

■性别:女

■年龄:22岁

■职业:护士

■讲述方式:网络+电话

精彩导读:杨欢的童年很悲惨,在她还不懂事时,母亲就去世了,是非正常死亡。从此父亲每天都喝酒,每顿都喝,她和哥每天都挨打。她渴望被人关爱被人呵护,在情感的道路上却一直不顺……

印象: 她上网就告诉我说:“以前我看你们的百姓讲述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好假,觉得这世上怎么就有那么傻的人。可是,事情到了自己头上,发现自己跟别人一样的俗,一样的傻,真是当局者迷啊!”

听完她的故事,我为她情迷心窍、情惑弱智而扼腕痛惜!她潜意识里总在寻求一份感情,用以抚慰童年曾经受过的伤害,却不知,所觅之情不是一剂疗伤补品,相反是一副攻心的毒药。

我是汉川农村人,我的父亲今年60岁了,因为家庭出身地主,在那个讲究成份的年代,他为此吃了很多苦,经常被人欺负。由此,他脾气很不好,个性又很强,他跟村里很多人都不来往。

父亲很小的时候,我的亲奶奶就去世了,留下姑妈和父亲。爷爷又娶了一个老婆,生了三个女儿,后奶奶对父亲很坏。

后来,父亲结婚了,但不到一个月那个女人就因为意外死去了,听村里人说父亲很喜欢那个女人,所以父亲打算不再结婚了。但我们家只有父亲这一个男孩,在父亲 30岁的时候,姑妈逼着父亲娶了我母亲。父亲一直看不上母亲,我母亲很老实,母亲生了两个哥哥,那时候还没有我,因为家里穷,两个哥哥没有人带,在家里又饿,大哥三岁二哥一岁,他们就把野果子当成糖抢着吃……大哥就这样夭折了,我现在的哥哥其实是我二哥,后来才有了我。在我还不懂事时,母亲也去世了,是非正常死亡。当时父亲常年不在家,村里人都说我母亲是被别人奸杀的,父亲回来也报案了,当时家里没有钱,连母亲的棺材都是借的,听说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母亲去世我连哭都不知道,只是记得很多人来我家抱着我和哥哥哭,说我们以后会很可怜的。

从此父亲就在家里带我们,父亲每天都喝酒,每顿都喝,我们也就每天都挨打。我人还没有灶台高,就学着自己做饭了,自己洗衣服,还要到井里打水,去外面捡柴禾……沉重的家务担子压在我身上,我的学习成绩自然不好。在学校上课被老师打骂,下课放学被同学欺负,回家又被父亲打骂。这就是我的童年。哥哥比我挨的打还多。不过哥哥对我很好,很多时候父亲因为我太小不经打而打哥哥,我都不记得邻居来我家扯架多少次了。现在,我常想,像我这样的人,居然没有累死没有打死,居然还能长到这么大了。

村里的人看见我都说:“你总算熬过来了。”

慢慢长大

对父亲的同情替代了恨

我记得哥哥好几次都带着我从家里逃跑,因为我跑不快,每次都被父亲追着了,追回来哥哥就是一顿毒打。后来哥哥就不带我了,一个人跑,好几次,也还是被找了回来。最后有一次哥哥跑到武汉去了,父亲和姑姑把整个老家周边都找过了还是找不到,后来决定到武汉去找。父亲因为骑着自行车找哥哥把手摔成骨折,他们一出去找人就是好几天,我一个人在家里真是难熬,每天晚上都哭着,在害怕中入睡。

几个月以后,哥哥终于在武汉火车站找到,他们把已经奄奄一息的哥哥带回家后。哥哥死也不愿在家住了。姑妈只好带他回自己的家。在姑妈家里哥哥一住就是6年,读完了初、高中。因为这样的家庭背景,哥哥的性格变得很内向,一想到哥哥吃的苦我就觉得心酸,就算姑姑他们再好,他也是寄人篱下,也要看人眼色行事,哥哥上学手里经常是一分钱都没有,想买资料都是节约早餐钱。每个周末哥哥都会回家看我,县城离家里十几公里的路,哥哥为了节约车费都是步行的。

而我在家里日子并不好过,父亲继续打骂我,只是不再打哥哥了。那时候哥哥就是我的寄托,就是我活下去的勇气,就是我的希望,无数次在被父亲打骂后我都想到了死,只是我怕哥哥回家看不见我会很伤心。我一直都活得好压抑……一直都是。初中的时候我不愿再上学了,但是哥哥总是鼓励我,从小到大,我感觉我不是在为自己活。那时侯我好恨父亲,直到慢慢长大一点,我对父亲的同情替代了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