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后悔自己没有满足她临死前的愿望

2018-03-17 16:59 weila

·讲述人:刘鑫华·性别:男

·年龄:39岁

·职业:机关职员·讲述方式:QQ·记者:李小娟

精彩导读:刘鑫华与李梅清青梅竹马,后来刘鑫华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李梅清则回乡做了一名村姑。他们相爱了,爱得很纯真。刘鑫华的父亲却说没钱的日子他过怕了,没有工作的儿媳他也绝对不会要。有一天,刘鑫华收到李梅清的绝交信……

印象:他在QQ上很客气地问:能不能跟你探讨一个问题。结束时,我却发现,没有什么可探讨的。因为他讲的只是一段逝去的初恋故事。再美好也不能重新来过,再遗憾也无法再去弥补了。

从文字中看得出来刘鑫华是一个很理智,但又很重视精神追求的人。他的文字中提到过对妻子的一些不满,但他并没有拿妻子与初恋情人比较。在他心中,初恋的美好只在记忆中。他不用这些来打扰现在的生活。也就是说,他的初恋只是他的精神财富,只属于他一个人。

  拒绝她的请求是我今生的遗憾

那一霎那我却犹豫了,我脑海中浮现出妻子、孩子和笑容。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与她同看夕阳的资格。所以,我委婉地拒绝了她。听得出来,她很伤心,但她没有坚持。

在初春时节,她姐姐找到了我,悲哀地告诉我一个让我至今都无法释怀的消息。她说:我妹妹死了,是肾功能衰竭。这种病对于一个普通的女孩而言,根本没治,是她自己放弃治疗的。她还告诉我,梅清临走之时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传给我的:这一生,只有我才是她惟一深爱的男人。

那一刻,揪心的疼痛与泪水交织。我再一次站到了苦涩的境地,她是知道自己的病的,她最后一个心愿就是陪我看一次夕阳,但我却拒绝了她。

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她的坟头已长满了青草,但我的心头依然时时泛起一抹浪花。

妻子是知道她的存在的。这些年过去了,纵然跟她有争吵,有矛盾,但我从没想过跟妻子分开。只是,心里头始终有块柔软的地方存放着我与梅清的过去。这块柔软,我不愿让妻子触碰。我想,这不是背叛,这只是对往昔的一种回忆,那份爱不会随着时间溜走,不管梅清是不是已经走远。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这是一个有一点伤感有一点美好还有一点酸涩的初恋故事。

当他提到看夕阳的时候,想起琼瑶的《几度夕阳红》。何慕天与李梦竹的爱情如歌似泣,偷了多少人的眼泪。如果这相爱的两人不再相遇,一生无事。相遇了,断了的缘偏偏想接续上,不仅当事人情海汹涌,连带着家人也受累。

如果能像刘鑫华与李梅清这样也好。再多的恩怨,再多的遗憾,终究也因为李梅清的离去成为两个人的故事,成为留存心里的一点念想。不用搞得家破人亡,不用闹得妻离子散。回忆归回忆,生活归生活。

就像夕阳,每天落下,引来多少人的唏嘘。可唏嘘归唏嘘,人间俗世的生活还得靠自己继续过下去。

几度夕阳红

打听李梅清的消息。

但就在我觉得快要将她慢慢淡忘的时候,我意外地从他人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她当时写下绝交信的真正原因是:我父亲到她家里大闹了一场,她母亲都气病了,哭着求了她好久,这才有那封信。写那封信时,她是一个字一滴泪写下的。至于她的新男友,则完全是她编出来的一个故事。

那天晚上,我平生第一次喝得烂醉如泥,因为我知道,两年后的真相只是真相,我已无法回头。

时间在慢慢过去,她的消息从他人口中陆续传来:五年了,她没有找男友;五年了,她时常去我们以前去过的堤岸;五年了,她从来没有笑容;五年了,她脸上只有在看着天边的夕阳时才会有神采

……

五年过去了,我们的爱情已经成了永远的平行线。

爱上青梅竹马的同乡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确切地说,发生在十六年前。

我与她算是青梅竹马,同一个湾子居住。她是移民户,所以,我姓刘,她姓李,叫李梅清。我们一起读小学,一起读初中,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县一中,而她落榜,回家做了一名无奈的村姑。

1992年,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回乡那天,我在村头遇到的第一张笑脸就是她的,在惊异中我发现她已经变成了个美丽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