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有女性伴侣 但我不是拉拉

2016-12-30 16:59 weila

也许吧,单纯如永夜,我是对她做了一件很同性恋的行为。可是在我的观念里,我只是在给她做一场教学示范而已,她已经情不自禁,我又有经验,帮她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

儿时的性经历,让我成为一个性早熟的孩子

小的时候,我有几个非常好的玩伴,多半是父母朋友的子女。我们都是独生子女,也许是因为父母们怕我们童年寂寞,所以经常带我们相互走动,我们一起玩乐,一起吃喝,甚至一同睡觉。

后来有一次周末,大人们都出去有事了,我和一个叫乐乐的伙伴在家里玩。我们打开了录音机,开始听歌。当时录音机里正好放着一盘流行歌曲,我们就听了起来。

什么歌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觉得非常好听,歌词里还间或出现了“爱”、“吻”之类的字眼,以我当时的年龄,加上当时的那种传统、保守教育,我是根本不能理解这其中的意思的,只是隐约觉得有些新奇,有些暧昧的感觉。我就问乐乐,吻是什么样的。乐乐当时比我大两岁半,比我要略懂一些,我问她的时候,她正在跟着音乐挥舞一条纱巾,当听到我的话,她将纱巾往我脸上一蒙,然后在我唇上轻轻一吻,说:“就是这样的。”

我当时心里怦然一动,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涌了上来。

乐乐问:“喜欢吗?”

我立即点了点头。她说:“那我们来玩大人们的游戏吧。”

那之后,我喜欢上了和乐乐“玩游戏”。

所谓的游戏,无非是学着电视上的情节,“强抢民女”。一个人扮演男性土匪,另一个扮演柔弱的女子,习惯性的台词是,男匪对女人说:“哈哈哈哈,你被我抓到了吧?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啦!”

然后,男匪便会剥去女人的衣服,吻遍她的全身。

这样的游戏我们都乐此不疲。只不过我们都比较喜欢扮演女性角色,所以,每天第一次游戏前,我们都要进行一次剪刀石头布,赢的人就可以先扮演女性角色,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实行轮流制。

那段时间,我和乐乐的关系突飞猛进地发展着,每天都喜欢腻在一起。但我们最为开心的,还是大人们都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关上门,拉紧窗帘,开始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强抢民女”的游戏。

大人们只是很高兴我们能玩得来,却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小秘密,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出去乱跑,所以他们很放心,却没有多想。

后来有一次,爸妈带我去另一个朋友家里玩,他们也有一个年龄比我大一两岁的女儿,叫娟娟。我们之前也见过,虽然关系没有我和乐乐那么亲近,但也算是玩得来的朋友。

那天中午,我们留在了娟娟家吃饭,吃完饭,大人们开始打牌,却逼我和娟娟一定要像平常的作息一样乖乖去午睡。

娟娟的床小,夏天又热,我们就一起拿了一张凉席辅在地上,睡在了一起。

我们先是说了一会话,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后来大约过了半小时的样子,我渐渐被一种舒服的感觉弄醒了,半梦半醒之间,我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正在我的胸前游走,感觉舒服极了。

我睁开眼,发现是娟娟解开了的裙子前面的扣子,正在抚摸我。我怕她知道我发现了会尴尬,就赶紧闭上了眼,假装睡着了,继续享受着她的爱抚。

这时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我发现娟娟立即收起了双手,也佯装睡着了。眯起眼,发现是爸爸进来拿烟。我的心“咚咚”地跳起来,生怕他注意到我已经被解开的纽扣,会起疑心。

可是事实上,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后来我想,就算他看到了,也不过会以为我睡觉时无意间弄开的吧,或者是因为我觉得热,所以解开了。反正是小孩子,大人应该不会朝那种方面去想。

那次之后,我也喜欢上去娟娟家玩了,经常会要求爸妈带我去娟娟家玩。

其实相比和乐乐在一起,爸妈更喜欢我和娟娟相处,因为娟娟是一个成绩比较好的孩子,在大人眼里一直品学兼优。

渐渐熟了之后,我和娟娟之间也不再有所掩饰了,而且娟娟对我更像一个大姐姐,愿意为我付出,在我们的游戏里,她经常会委屈自己,扮演着男性的角色,让我很舒服。

后来娟娟告诉我,她以前并不懂这些,只是有一次去一个上五年级的小姐姐家去玩,小姐姐教会了她,她感觉很好玩,所以才来带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