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已出轨六年了,老公却一无所知

2017-02-23 17:00 weila

前天是方斌的生日,53岁的生日。我在楼下的文具店徘徊了好久,想给他寄张匿名的卡,可挑来选去最后还是没买。我是一个已婚女人,有个14岁的儿子,还搞这些名堂,是不是太可笑了?

其实我和方斌之间已经结束了---我用最卑鄙的手段阻止他去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他也用最恶毒的语言刺伤了我,还有什么可谈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念他啊。

我偷偷地去了方斌的单位,站在一个角落里,远远地看到了他,他老了很多。

我心酸得落泪,心里知道,过去的时光是一去不复返了。

这几天,我和朱俊在闹别扭。每天回家,我就睡书房,五六天了。他敲过我的门,我没有理他。朱俊是我的木讷老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总觉得他深入不了我的内心世界。

这些日子我们吵架的导火索是,他背着我给他正在做新房的哥哥送了一千元的礼钱。我们做房子的时候,他哥哥可什么都没有表示过。朱俊怎么可以如此不在意我的感受呢?若是方斌,肯定不会这样。

早就和方斌断了联系,但我常会情不自禁地拿朱俊和他比。仅仅因为,有个冬天的晚上,我去找他,他怕我冻着了,亲自为我洗了脚。他捧着我的脚,一点点地擦,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公主。朱俊从来没有帮我洗过脚,他只知道赚钱,以为让我和儿子衣食无忧就够了。可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感情,细腻如丝的感情。

昨天晚上,我和朱俊谈了一个通宵。我再次重申了这个观点,并且说这些年我跟着他一直很受委屈,他背着我给钱他哥哥,是无视我的表现。此前,还有一次,我因为工作上的事和一妇女发生口角,她对我破口大骂,而朱俊就在跟前做生意,居然不挺身而出帮我说句话。那次,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轻描淡写,“那不过是个没有素质的女人,你何必计较?”我的男人怎么可以不向着我?我深感委屈。

就是这件在朱俊眼里无足轻重的小事,成了我们婚姻的一道伤痕。

方斌说过,细腻如我,是很容易在婚姻里受到挫折的,出轨是早晚的事,不是他,也会是别人。我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急于找到一根属于自己的救命稻草。他分析得很正确。

  七年之痒与出轨

小时候,我弟弟不幸早夭,父亲隔三岔五去外面喝闷酒。后来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女人,就天天回来找母亲的歪。他们天天吵,吵得天翻地覆。最后,父亲离开了母亲,离开了这个家。

我的父亲,成了生命里第一个抛弃我的男人。骨子里,我很渴望来自男人的温暖。

朱俊满足了我的这种渴望。才十八九岁的年龄,街坊男孩朱俊对我说,他一直关注我,觉得我挺不容易的,很想保护我,一辈子。再也不让我受苦,再也不让我流泪。就像一汪清泉滋润我心,我觉得很温暖。很快就接受了他,快得连自己都没有考虑好爱或者不爱的问题。

朱俊老家是湖南的,他们那边的风俗,媳妇娶进门,就得伺候公婆。在新婚本应甜蜜的日子,每天都是我把饭菜做好端到他们手里。可我周围的女人都不是这样的,她们嫁给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公婆把她们当作自己女儿一样疼,再生个一男半女就更是当作手心里的宝。本来我的生活就缺少爱,嫁给朱俊,我深感自己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一个火坑。加上本来我对他就没有深厚的感情,最初的感动很快也就被时间稀释了。

遇见方斌恰恰是在我和朱俊结婚的第七年。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已经把我折磨得身心俱疲。

那年单位里组织员工演出,要求我们女同志学跳交谊舞。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了家附近的公园。一个星期下来,我发现有一双眼睛总是追随我的舞步。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方斌。他在另一个场子教跳舞,发现我很有跳舞的潜质,想邀我做他的舞伴。

方斌遇见我时,离婚已经很多年了。他大我十七岁,我和他之间的共同语言最开始其实是文学和跳舞。他说我是他在路边捡起的一块石头,因为觉得很别致,后来拿在手中拂去灰尘,发现竟是一块金子。这样的比喻我喜欢。他坦言,在离婚后的日子里他也接触了不少女性,但都没有感觉,而我令他动了心。这样的表白很让我动心。即使后来我知道他在与我交往的同时正在和另一个女人同居,我也表示理解。谁让他一眼看去的确是个风流倜傥的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