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妻子为了帮我还债去了娱乐场所

2018-06-28 17:00 weila

倾诉者 吕哲 29岁

居住地 山西太原

采写 实习生 张旭俊  本报记者 李芸红

为了一句话

她留了下来

13岁的时候,刚上初一的我对感情的事情还很懵懂,就是知道自己喜欢跟一个叫王玥玥的女孩儿在一起,我们俩在一起就是拉拉手、看看电影,然后就觉得特别快乐。可是没有多久,王玥玥就转学走了,心中虽然充满了不舍,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走出我的视线。此后,我们零星地保持着联系。

1998年的时候,王玥玥家的经济状况很不错,家庭资产曾经在1000万元以上。自从父母离异,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很不顺利。他们家当时在太原投资了一个没有人尝试过的养殖项目,因为父母闹离婚,不但把钱赔了个精光,还背了一身的债务。法院把玥玥判给了母亲,无路可走的母女二人,辗转去了深圳发展。玥玥因此与自己的父亲积怨很深。

2002年,我从警校毕业,玥玥学也从中医学校毕业了。毕业后,我成为一名执法人员,而玥玥去了深圳帮母亲做生意。

2005年正月十三,我用QQ给玥玥发了一条短消息:无论你生活怎么样,过的怎么样,希望你知道我一直都在关心着你,惦记着你,手机24小时为你而开。

正月十五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莫名地感觉到一定是玥玥。电话里边她告诉我她和她朋友正在吃饭,要我过去。我心里一震,原来她已经回到太原。见到她时,她不再那么活泼,沧桑了很多。她告诉我在深圳很不容易,母亲与合伙人开了一家珠宝加工厂,被合伙人骗了。她与已经重新组建了家庭的父亲关系一直没能缓和,她不能理解父亲,觉得他对不起自己和母亲。在后来的一段日子,我曾经为他们父女撮合过,但没有取得什么效果。

玥玥在太原没有家。姥姥是白内障,姥爷也70多岁了,她之所以回来,就是因为我的那条短信,回太原之前,她对母亲说太原有个人特别值得让她留下,于是母亲并没有阻止她。那晚,我们一起去了一家宾馆,那是我和玥玥第一次倾心聊天。

第二天,我给她在在王村南街租了个房子。那时,我刚在公安部门上班,还没有工资,我到处问朋友借钱,帮她把一切安顿好。当时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给她一个小小的避风港,从来没有想过跟她有未来。

没穿鞋子

我追了她

整整一条街

玥玥在每天下午六点准时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回家吃饭。刚开始,我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每天乐呵呵地去吃饭。可后来,要是有一天没有接到这样的电话,我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缺了点什么,我俩就这样在一起生活了两年。

她家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生活,我父母以前身居要职,对我的要求特别高,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跟玥玥在一起,所以只告诉了远在法国的姐姐。那时,我真的是不负责任,只是想着过一天算一天,没有好好想过我们的未来。

玥玥找了很多工作,卖手机、卖工艺品等等,由于个性太强,都干不长。这可能与她的经历有关,她比较适合给自己打工。

一天,我带她和我的朋友一起玩,玩得很尽兴的时候,一抬头,玥玥不见了。给她打电话也没有接,我跟身边的朋友发了火,把歌厅里的桌子、酒都给砸了。我跟他们说,我是他们的朋友,玥玥就是他们的朋友。回到家看到她躺着看电视,问她为什么自己就走了,为什么不接电话,她说:“不喜欢那种场合,你玩得那么高兴,不忍扫你的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家里不多的东西都砸了。刚买的DVD、电视机、没有用了5个小时的新手机统统被我砸坏。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玥玥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我知道她身无分文,于是没来得及穿鞋就拖着一只崴了的脚跑出去追,整整穿越了一条街才追到她,那天,整条王村南街上早起的人都看到没有穿鞋子的男生奔跑着追一个女孩。

我是第一次这么怜惜一个女孩,可能因为她的家庭,但那时我没有想过要跟她结婚,将自己的一辈子交给她。从此,这段往事成为朋友之间的一个笑话。

为了房子

我们领了结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