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34岁躁动难忍的单身生活

2018-05-25 17:00 weila

是否爱情中的双方,总有一方怯懦而一方勇敢?在知道了本文的主人公佩娟的经历后,我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快乐的责任感

她不自觉地被程洛的情绪感染了,感到自己有帮助他开朗起来、快乐起来的责任。

虽然已经过了34岁生日,但是由于天性活泼和驻颜有方,佩娟混在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当中基本没有什么差别。

佩娟,一样的名字,也是佩娟。说到自己的名字,佩娟默默地笑了一下:“难道是因为这个名字暗含着我要像胡适的表妹那样类似的情路?”

坐在江华路某小区她整洁而舒适的客厅里,看着她娴熟地煮水、洗杯、泡茶,颜色绚丽的布艺沙发的一角,叠放着一摞时尚杂志,茶几旁边的杂物筐里盛满了各式各样的零食,不经意间,还会发现房间里的某个角落摆放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特色饰品,有云南的蜡染挂毯,有海南的椰壳不倒翁,还有景德镇的陶瓷,新疆的哈萨克族花毡等等。佩娟说,爱上旅游是和程洛分手以后。27岁以前的她要么是没钱,要么是没时间,没有怎么出去过。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3年,但是每次提起“程洛”这个名字,佩娟还是不自觉地停顿一下,受伤的表情在刻意的掩饰下只停留在瞬间掠过的眼神和无意间牵动的嘴角。

第一个认识的男人

认识程洛是在北京读大学3年级的时候。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佩娟通过网上聊天认识了一个言语忧郁的男人。同宿舍的姐妹们都提醒她,网恋要留神!可是,经过了3个月的网聊后,她还是决定见那个男的一面。那个男的就是程洛。

“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三那年的平安夜,我们坐在学校附近的一间咖啡馆里,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咖啡馆里橘红色的灯光映着暖气四溢的咖啡,显得异常温暖。

我和他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并不觉得陌生。当然,我不是传说中的美女,他也不是英俊的王子,但是我们对彼此第一印象都还不错。他虽然不是太帅,却很优雅并有绅士风度,这是学校里很多男生所不具备的;我虽然不是美女,但是很幽默。他说开朗、善良的女生最可爱。”佩娟的感情故事很简单,因为近8年来,唯一让她不能释怀,面对新的情感踌躇不前的只因为这一个人。

在网上认识的那天晚上,程洛告诉佩娟,他之所以在平安夜跑出来找人聊天,是因为今天是他前任女友的一周年忌日,他满腹忧伤无从宣泄,他怀念前任女友的点点滴滴。佩娟没有问他其前任女友的死因,因为,当时的佩娟完全被程洛忧郁的表情和伤感的言语感动了,她不自觉地被程洛的情绪所感染了,感到自己有帮助他开朗起来、快乐起来的责任。

于是,他们开始交往

当时程洛已经工作2年了,佩娟大三。这样的日子让佩娟感到很充实,心里想念一个人、定时等待一个人的感觉实在幸福。

说到这里,佩娟的表情开始有些放松。她说,直到今天她还不能从这段感情的阴影中走出来的主要原因就是,那段时光实在太美好。自第一次见面后,程洛就经常会发来短信息问候佩娟。刚开始,两人都谨慎地保持着距离,一般2到3周才见上一面,见了面也无非就是吃吃饭、聊聊天。佩娟说,或许这种若即若离的交往,令她越来越喜欢程洛。

终于有一天,在距离第一次见面的11个月后,他们的交往更进了一步。佩娟将自己的初夜献给了这个她认为值得托付的男人。从此以后,佩娟就感觉自己的心理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她总有一种身为人妻的感觉,认为自己应该关心和照顾程洛。于是,她提出要和程洛住在一起,可是,令佩娟没有想到的是,程洛不答应,理由是自己的工作很忙,没时间照顾佩娟。

虽然佩娟也觉得理由很牵强,但是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她也马上说服了自己,认为女孩子还是应该矜持些,婚前不要管束男友太多。佩娟说,自己当时的确是想要和程洛结婚的,并且心里已经做好了随时嫁给他的准备。她想,用不了多久,程洛就会向她求婚的,因为,他们私底下已经用“老公”、“老婆”相互称呼了。

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佩娟被保送了读研究生,既不用像其他同学那样奔波忙碌地找工作,又可以在北京多呆上3年,说不定要呆上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