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和前妻的纯暧昧伤了眼前人

2017-04-10 17:00 weila

和前妻小雅相爱了9年,最后却不得不走到离婚的地步。记得离婚那天,小雅苍白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像黑洞,看着让人心里戚戚然。临出门前,她还哭着问:“可不可以不离婚?”这个问题永远无解,孩子问题是我们的最痛。

直到现在,我还认为小雅是个标准好太太。年轻时,她人见人爱,妩媚的黑长卷发,说话顾盼生辉,我紧追猛追,小雅才死心踏地跟了我。

我家境还算殷实,大学毕业后一直跟着父亲一起做生意。小雅在一个小单位,不指望赚钱,每天就是混点。结婚后,她更是常常迟到早退,正逢那些年我生意顺手,于是小雅干脆辞了职回家。她全部心思都放在经营小家上。我们俩很合拍,同样的爱好,同样的品位,就是看电视都能为同一句话而发笑。平时,我在外应酬难免喝酒,她每天都记得为我清理防醉酒的药,回到家里,她自学了一套按摩法,轻轻柔柔地那么一按,我就觉得什么烦恼都没了。

刚结婚的几年,我忙事业,她要身材,我们谁都不急着要孩子,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当我们过了三十,开始正儿八经准备要孩子时,才发现小雅怎么都怀不上。我们去医院检查,结果还真出在了小雅身上。

小雅不停地吃药打针,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可是依然毫无成效。五六年来小雅吃尽了苦,也许那些药物不仅伤了她的身体,更是伤了她的心。她开始讨厌亲密,不想面对我,我们甚至分房而睡了。

熬了一年多,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想过正常生活,想要可爱的孩子,想让父母看到第三代,而绝对不是这般抑郁的生活。

渴望孩子有新家

第一次,我想到了分开。我想只有这样,我们两人才能获得新生。当离婚说出口时,我才发觉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突然,小雅“扑通”一声跪下来,她哭着求我不要离开。她已不再年轻,十几年来家是她的唯一,我是她的全部,现在一旦我抽身离开,她该如何继续生活?我的心软了。

可是,有些话一旦出口,真是覆水难收,就像焦虑症患者,我们一会儿好一会儿坏,我们虽然相爱,但是已经不能从这份感情中获得快乐。我决定快刀斩乱麻,再次提出了离婚。房子车子我都给了小雅,我的想法很天真,以为即使分开我还是能照顾她,小雅知道了不能挽回,只能哭着答应了,她希望我能幸福。

一年后,沈琪走进我的生活。她是我的新员工,浓眉大眼性格直爽,有过短婚经历。她主动地关心我,即使在知道我的经历后,也没有退缩。一个单身的男人,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的单身女人,想有个家的愿望就变得更容易了。

没有办婚礼,我们拿了证。新婚后,沈琦再次让我体味到那种健康明媚的爱恋。那时,我觉得新生活终于到来了。

我再婚后,小雅很少和我联系。我不放心地去看她,却发现小车没了,一问才知道,她不想再依赖我生活下去,于是卖了车做本钱,准备开一家店自力更生。

她越是为我着想,我就越觉得对不起她,我暗地里开始为她张罗前后。十几年她都没接触社会了,我怕她心地单纯被人欺骗,刚开店时天天去那里看看情况。小雅显然没料到生意那么难,一大堆的麻烦事让她不堪重负。依靠我成了惯性,我天天都去帮忙,有时晚上和她一起吃饭,顺便交代第二天的事情。

两份感情欲罢不能

沈琪在公司做事,我怕她知道实情会不高兴,开始只能骗一天是一天。有一次,小雅打电话,说店里的现金在她上厕所之后不翼而飞了。她哭得稀里哗啦,不知所措,我只能赶过去,一边配合警察调查,一边处理店里的事情,那天一直忙到了晚上9点多,当我回到家里时,一开门看见沈琪坐在客厅里泪流满面,她居然把行李都清理好了。她说,如果我和小雅旧情不断,她可以退出。

乱了,全乱了,为什么她不能理解,我和小雅之间的感情只是亲情,而沈琪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付出这么多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我答应沈琪一定会改,渐渐减少了和小雅的见面次数,不久,沈琪怀孕了,我每天一下班就惦记着往家里赶,每天都去超市,沈琪想吃什么我就买什么。女儿出生,看着那小生命我觉得什么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