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男友和妻子都要争夺我

2018-04-03 17:00 weila

吴非在电话里告诉我,他是一个同性恋者。一年前遇到了一个他喜欢的人,因为各种原因他们经历了分分合合,现在已经分手。为了让那个男孩子回心转意,吴非从家里搬了出来,并向妻子提出了离婚。

在这几年当中,我断断续续地采访过几个同性恋者,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的童年生活都不幸福,生活得非常压抑,主要是因为父母感情不和或离异造成的。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24岁的男孩儿,他的父母离婚后谁也不愿意抚养他,十四五岁的他只好一个人到外面讨生活,为了生计再加上别人的引诱,他走上了出卖色相的道路。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一句话,只有男人才能让他感受到力量。我想,他所说的力量,意味着的是“保护”。

吴非的童年生活一样不幸福,而且他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也是如此,他们非常渴望得到温暖。当然,以我有限的知识我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将感情寄托在同性的身上,但是从他们的描述中我能体会到,他们在追求自己的“真爱”时,那种心路历程和正常男女是一模一样的。

在接触网络之前,我并不清楚自己是一个同性恋者,只是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些东西是和很多人不一样的

我是第一次向和我不一样的人说自己的故事。很长时间以来,我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正常的男人,那种感觉很压抑,只有在同类人的面前,我才会卸下自己的伪装。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这次我不会再回去了,以前的那两次就是因为我不够坚定,伤了他的心。他是小武,我最爱的人。

你问我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应该是1998年我开始接触网络的时候吧。以前我并不知道,我在初中的时候还追过一个女孩子,可是没有成功,上高中以后,我对女孩子没有任何感觉,我喜欢我们班的班长,他学习非常好,我希望他能帮我,但那时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小时候我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因为我的家庭。父母在我上初二的时候离了婚,离婚后他们还是吵架,因为我的抚养费的问题。从他们的争吵中我知道了一件事情,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我是他们收养的。我妈问我,你现在知道了,你恨我们吗?我说不恨。我确实不恨,我从来没有问过他们我的任何情况,在我心里,他们把我养大,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我妈是个特别要强的人,离婚对她的打击挺大的,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她的教育方式只有一个字,打,只要我做得不好就会挨打,手段很厉害。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冬天,那次考试我没有考好,她让我穿着裤衩背心在屋子外面站着,冻得我缩成一团蹲在那儿,后来还是我姐把我拉了回去。还有一次是我跪在地上挨打,打得我最后都快睡着了。

当时我对我妈充满了憎恨,恨不得赶紧离开她,永远也见不到她。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选择了一所南方的大学,收到通知书后,我妈哭了,她是又高兴又担心。

上了大学以后,我的性格开始有所变化,因为不再受我妈的管制,我生活得很轻松,在学生会里担任干部,组织各种活动,学校老师挺赏识我,想让我毕业以后留校,我想那样就把我的专业丢了,所以我又回到了天津。

在学校的时候,我对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很有好感,一直持续到大三,他也是天津的,每次放假开学我们都一起走,但我们只是好朋友,仅此而已,他并不知道我喜欢他。

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工作,一直到1997年,这四年当中我的感情是一片空白,我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对谈恋爱这种事一点感觉也没有,也有热心的同事和朋友给我介绍女朋友,我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实在推不掉的,就应付一下。

网络让我找到了一个宣泄的渠道,也让我找到了我爱的人

1997年8月,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是我们单位同事介绍的,见完面后同事对我说,小楠对你印象特别好。我说那就继续交往吧。当时我条件很不好,什么也没有,我也不知道她看上了我什么。我们谈了一年就结婚了,我结婚的目的就是想找一个喜欢我的人,然后离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