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女友不能接受我无性的爱情

2018-06-08 17:00 weila

他只有36岁,但外表显得极其苍老,他爱上了一个离异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接受了他,可是,有一关很难过……

电话里,吕野的声音很年轻,他说未婚妻要离开他,理由是性生活不和谐。吕野说,他深爱着未婚妻,除了生理需要之外,他可以在很多方面满足她,但是,他给她再多的爱都留不住她。

记者让吕野到报社来详谈,当他站在记者面前的时候,记者吓了一跳,他看起来非常苍老,满面皱纹之外,脸上连一根眉毛都没有。吕野承认自己身体上有病,所以看起来才会是这个样子。

吕野1988年就来到了深圳,在蛇口一家公司工作。他所在的那家公司男多女少,加之工作繁忙,吕野一直没有找到合意的恋人。后来,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结婚的事情就拖了下来。

去年春节前,吕野到深圳市一家正规的婚介所登记找对象,婚介所给吕野介绍了郁文,他们见了一面。

郁文长得不错,她也没有对吕野的长相发表什么看法,这一点让吕野的心里好受许多。

去年2月1日是大年初一,郁文在深圳没什么朋友与亲人,只带着一个儿子过日子,看郁文过得凄凉,吕野便将她带到广州的家里,大家一起过节。

吕野的父母家人多在广州,他们一直希望吕野能找个对象结婚,看到吕野带回一个女人,家里人都非常开心,吃完饭后,一家人开着车带郁文到处游玩,郁文玩得特别高兴。

晚上回到家以后,吕野安顿郁文睡下后,一个人走到阳台上吃零食,相处的一天时间里,吕野一直处于激动状态,与郁文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从阳台上出来,吕野看到郁文的被子快掉到地上了,他走过去帮她掖了掖,睡眼惺忪的郁文睁开眼向他笑了一笑,吕野的胆子大了起来,他走过去吻了她一下,郁文呆了一下,把头缩进了被子里,吕野的心里乐开了花。

年初二一大早,吕野的父母和弟弟离开家外出,家里只剩下吕野与郁文两人,吕野早早地就起来了,而郁文还在埋头大睡。

吕野几次叫郁文起床,郁文懒懒的,只是不理会,吕野坐在床边看着郁文睡觉,郁文忽然将暖暖的身子埋入了吕野的怀里……

那一天,他们睡在了一起,不过,过性生活的时候,吕野忽然流起鼻血来,因为他患有严重的鼻炎,他以为是鼻炎发作,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

一番缠绵后,吕野起床为郁文做好了早饭,然后带着郁文上街买了许多东西,郁文很娇嗔,说吕野待她很好,她以后也会好好地对待她,这番话让吕野认为找到了终身的幸福。

年初三那天,在家人的注视下,吕野好像很自然地与郁文同床而眠。不过,这一次他们之间的性生活出现了问题,吕野怕自己的鼻子会再流血,不敢同郁文亲近。

在广州过了一个浪漫的春节,吕野与郁文离开广州回到了深圳,再次回到深圳的时候,吕野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郁文。

吕野来深圳将近14年,早就买了一套住房,从广州回来后,吕野就将郁文和她的儿子接到自己家来,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虽然吕野长相丑陋,但郁文并不在乎,她在深圳打工几年,也赚了一点钱。

女友不能接受我无性的爱情

他只有36岁,但外表显得极其苍老,他爱上了一个离异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接受了他,可是,有一关很难过……

电话里,吕野的声音很年轻,他说未婚妻要离开他,理由是性生活不和谐。吕野说,他深爱着未婚妻,除了生理需要之外,他可以在很多方面满足她,但是,他给她再多的爱都留不住她。

记者让吕野到报社来详谈,当他站在记者面前的时候,记者吓了一跳,他看起来非常苍老,满面皱纹之外,脸上连一根眉毛都没有。吕野承认自己身体上有病,所以看起来才会是这个样子。

吕野1988年就来到了深圳,在蛇口一家公司工作。他所在的那家公司男多女少,加之工作繁忙,吕野一直没有找到合意的恋人。后来,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结婚的事情就拖了下来。

去年春节前,吕野到深圳市一家正规的婚介所登记找对象,婚介所给吕野介绍了郁文,他们见了一面。

郁文长得不错,她也没有对吕野的长相发表什么看法,这一点让吕野的心里好受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