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终于离婚情人一家却不接纳我

2018-01-12 17:00 weila

倾诉者:艾维,男,42岁, 某私营公司经理

从开始,我和小黎的恋爱就谈得很不光明正大,就像从浓密树叶间漏过的阳光一样,闪闪烁烁的,一点都不稳定。

我是有了婚外恋后才和妻子离婚的,无论我有多少理由和委屈,在世俗和规则面前都是个不道德的男人。而小黎,她则是那个会遭到众人唾骂的“第三者”。可是,小黎又是有男朋友的,这样说来,我也算是个“第三者”。

在感情上,我是个有些不开窍的人,妻子苏娟是我的初恋,哦,应该说是前妻,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离婚一年了。我和苏娟是有感情基础的,从相识到结婚,再加上十几年朝夕相处的婚姻生活,就是块石头也该被暖热了。

也许你要说,既然感情这么稳定,干吗还会爱上那个叫小黎的“第三者”?干吗还会和生活了十几年的苏娟离婚?

我不是君子,但也不是伪君子,我明白离婚不是什么好事,但有些婚姻却实在没有维系的必要,至少对一方是这样。我和苏娟虽然感情稳定,但十几年来我都不确定这种感情究竟算不算是爱,从认识到离婚,我从未对她完整而正式地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

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很喜欢她的,年轻时的苏娟漂亮可爱,话不多,整天小鸟依人一样。结婚头几年,我很喜欢在家待着,最喜欢隔着玻璃看苏娟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她丰满而苗条的背影很诱人,每当这时我就会很冲动,不少时候都会在晚饭前和苏娟亲热一番。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虽然我习惯性地下班进家后就往厨房看,但苏娟瘦峭生硬的背影会让我打个激灵。苏娟听到我进家的动静后,也会习惯地往门口望一眼,但曾经柔媚含笑的眼神已变得冰冷挑剔,好像在说:看什么看?我早不喜欢你了!

我和苏娟的身体都没毛病,但她就是不能怀孕。虽然看了上百个医生,吃了无数中药西药,就是没作用。37岁那年,看着自己因长年吃药而开始脱发的脑门,我恶狠狠地扔了家里全部的药,拒绝苏娟所有关于治病的要求。我们的夫妻关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恶化的。

苏娟是个老师,她很喜欢孩子,常说我做生意赚昧心钱,没孩子是老天的惩罚。从她第一次说这话开始,我就感觉她越来越恶毒。我自觉是个好人,好商人,好男人。我不但不赚昧心钱,还资助过“春蕾计划”里的女童;虽然为了应酬我经常光顾娱乐场所,却从未干过坏事。

苏娟越来越像个有选择性的放大镜,在她面前,我的优点全被忽略,缺点却被无限放大。她还越来越疑神疑鬼,隔三差五查我的电话记录、在我睡后翻看我的口袋和包、想方设法从我朋友嘴里套话……疑心就像蔓延在类似苏娟这种女人之间的瘟疫,一旦被传染就无药可救。

我是从苏娟表弟的事情后开始讨厌回家的,以前虽然在家找不到乐趣,但起码能置苏娟的唠叨于不顾,自己该干嘛干嘛。她那个因打架入狱的表弟刑满释放后整天烦我,给他工作还不干,如果只是混吃混喝也就罢了,但那小子后来居然让我给他买车!

一怒之下,我不许苏娟的表弟上门,苏娟为此跟我大闹一场。最后我们达成协议--苏娟的表弟不再纠缠,我一次性给他五万块钱。其实苏娟也不喜欢她那个表弟,但她表示,那也比让我把钱给其他女人强。我就是从这句话之后开始讨厌她的,不但看见她难受,就是听见她的动静也难受。

这时候,小我十四岁的漂亮女孩小黎从别的公司跳槽到我那里。刚开始我对小黎一点想法都没有,我身边不缺女人,不过我对感情游戏没兴趣,玩来玩去没几个有好结果。工作出色的小黎没多久就给我做助理,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好感,我希望能和这个聪明漂亮而且能干的女孩做朋友。

小黎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初恋,和初恋男友无奈分手后,她一度不相信爱情,甚至想独身,后来在各种压力下不得不重新安排感情。“我可以嫁给他并和他生活一辈子,但我不爱他。”有一次和小黎喝茶,心情不好的她说出这样的话,那种认命的眼神让我心疼。

有些女人可以当哥们儿一样交往,有些却不能,因为在越来越多的接触中,你会一点点被她吸引,最终爱上她。小黎就是这样的女孩,当我发现自己牵挂她的时间越来越多时,这份心思已不再受我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