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老公说我和女上司他都爱

2016-09-03 17:01 weila

  讲述:思琪

性别:女

年龄:34岁

职业:幼师

思琪是专门利用休息时间从S市坐火车赶来的。大冷的天,起大早坐火车,我都不忍心让她来,但她说她一定要来。她说不讲出来,她会憋得难受。

刚刚坐定,思琪就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深色笔记本,那是她的日记,纸张略显淡黄、微皱,不知那些皱皱的纹络里是否藏着她干涸的泪水。

思琪抚弄着那一页页纸,轻声地读了起来,读着自己的幸福与哀伤。

我和他的幸福恋爱

小时候我家境很好,父亲是国家干部,在父母的呵护下我过着公主般的生活,无忧无虑。不知是否应了乐极生悲的老话,这一切都在我10岁那年彻底改变了。

那一年,一个陌生女人闯入我父母之间,两年后,母亲伤心而去。父母的离异顿使我从骄傲的天鹅变成了一只自卑的丑小鸭。

父母离异后,我一直生活在巨大阴影之下。刚刚进入18岁,我便过早感到了疲惫,草草参加工作。我选择做幼师,没有其他原因,只是觉得小孩很天真、单纯,在这里我也许能轻松地生活下去,忘记过去。

1995年,经人介绍我认识了愚峰。他是电力部门的,身材矮胖,很普通的一个人。虽然在一起谈朋友但我内心里并没有完全接受他,也羞于向朋友们介绍他。有一次,我和女友一起逛街时,愚峰刚好在那里施工,他远远和我打招呼,女友问起是谁,我不好意思地说是一个普通朋友。

后来我之所以接受愚峰,是因为他给我讲了一件事。他说他4岁的时候就会下面条,然后送到妈妈单位去,他还说如果我跟了他,保管会让我幸福。我突然之间心里一动:“这不正是我一直期待的人吗?”幼时的经历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我只想找一个能对我很好的老实男人,其他的什么我不想多考虑了。

愚峰果然对我很好,每天下班后都会赶到幼儿园宿舍帮我做一些粗重的活,他甚至还帮我洗沉重的大衣、拆洗被褥。那时朋友们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和愚峰在一起,说以我的相貌和工作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愚峰条件好得多的人。我不想多做解释,我想她们理解不了我。我当时被包围在幸福中,其他的都不愿多想。

我端视着面前的思琪,长长的黑发,自然的神态,话语间透着平静,我突然有种错觉:她怎么会是一个受到伤害的妻子?

  他和女上司的暧昧关系

1998年,我和愚峰结婚了。

结婚之后,我们感情仍然很好,虽然他喜欢在外面玩,而且工作性质使他经常不能呆在家里,但是只要在家里,他对我和儿子都很好,总是帮着我做家务,和小孩一起玩,那是一个和睦温馨的家。

但没过多久,愚峰就有了变化。1999年,他调整工作,新上司是个女的。没有任何背景的愚峰提升得一直比较慢,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刻意和女上司接近,每

天花很多时间和她在一起,陪她聊天、吃饭,对她很关心。谣言也随之而起。

当谣言传到我耳中时,我并没有很在意,我一直觉得愚峰是因为工作原因不得已才讨好女上司的,他们的工作性质使得他们在外一起吃饭、打牌也在所难免。最重要的是,那个女上司比愚峰大十几岁,而且曾和愚峰的父亲一起工作。种种原因使我认为,愚峰根本不会和女上司之间发生什么。

一天晚上,儿子突然生急病需要住院,我惊惶失措地打电话找愚峰,他说他在很远的地方,一时赶不回来。心急如焚的我只得自己抱着儿子往医院跑,谁知刚出家属院大门,就看到愚峰从那个女上司家的院子骑车出来。

听到我的声音,他立马掉头往另一个路口骑去,或许是绕了很远,过了好一会儿,他来到了医院。面对我的质问,他解释说他当时在女上司家打牌,因为怕我误会所以没敢说实话。我相信了他的解释。

愚峰和女上司的关系就一直那样持续着,其间那个女上司的老公也给我打过电话询问愚峰和女上司的关系,但是我依然没有接受周围所有人的看法。

2008年,女上司离婚了,从那时开始,愚峰也变得经常不回家了。他的手机经常处于关机状态,即使打通了,他的回答永远是“在打牌”。我屡屡劝愚峰不要和女上司走得太近,但我的话他从来都是当耳旁风。于是我开始选择了逃避,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