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女大学生:幸福就是有钱 所以我做了二奶

2016-10-04 17:01 weila

小雪的的装扮跟她的年龄实在很不相符,她穿很高的高跟鞋从宝马车上走下来,一身的名牌,距离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她身上喷洒香水的浓郁味道。她像一只春天里最美的蝴蝶,给人的感觉轻盈却又过于华丽。

这个季节,跟她同龄的女孩们也许都在为找工作而发愁,小雪却从来不用为钱发愁,然而她却说自己并不快乐,她是一个国企老总的情人。

尽管给老板当情人的女孩很多,但敢于承认自己身份的却寥寥无几。

小雪很坦率,当一个朋友把她介绍给我的时候,我问她能不能接受我的采访,把她的经历记录下来的时候,她似乎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她甚至不在乎我在我文章使用她的真实姓名。

我们约在一家星巴克咖啡馆,她坐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烟。

“我配合你完成了采访工作,你能不能陪我去看场电影作为感谢?”小雪抽着烟问我。

“为什么要去电影院呢,现在的人好像都愿意买DVD回家慢慢看。”我笑着问她。

小雪仰头看了看天,她说,因为电影院里有很多人,当屋子里黑下来的时候不用害怕,也不会寂寞。

这个理由单纯的叫人心疼,但这是小雪选择的生活,是她很多年以前就梦想着的生活,三年前,在她刚过完二十二岁生日后不久,终于如愿以偿。

小雪的家在贵州西部的大山深处,贫穷是跟随了那里几代人的一个梦魇。拿她家来说吧,一家四口,一年的收入还不到两百块钱,在她从小到大的记忆当中,家里的粮食从来没有一年吃到头过,几乎每一年都是只有半年可以吃饱饭,剩下的半年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渡过,小雪是十二岁那一年才第一次尝到酱油是什么味道。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小雪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定要离开这里,摆脱贫穷。她摆脱贫穷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拼命地用功读书,考上大学。

对于城市里的女孩子来说,或许上大学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但对小雪而言,有了好成绩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走近大学的校门,还要有钱供得起才行。好在,她有一个明理的母亲,一年到头替别人在山坡上放猪,同时采些药材,换来的钱供小雪读完了小雪和初中,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小雪的学费就靠从亲戚朋友那里借钱来读了,她有一个小本子,那上面清楚地记录着每一笔钱借来的时间和亲戚的名字,因为她从借钱读书的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明白,这些钱父母已经没有能力偿还了,只能依靠她自己的力量来一点点的还清。

“你没有在那种贫穷的地方生活过,不可能了解那种感觉。我们村子里有一家人,女儿已经十八岁了,从来没穿过衣服,因为她是个瞎子。暖和的时候她赤身裸体的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冷的时候她就待在家里裹着破布,你能想象得到嘛?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身体已经发育了,却没有衣服穿。天热的时候我经常能看见她,每次都红着脸低着头匆匆走过去,我很想走过去拿件衣裳给她披上,可是我也没有衣服穿,一身衣服是补了又补一直穿到小得穿不下去,所以我对钱、物质上的东西有着特别强烈的欲望。”小雪一边说一边看着远处,像是在讲述一件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

的确,贫穷的生活已经距离她很远了。

小雪学的是中文,她是贷款上的大学,因此,她从来不像大学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周末去逛逛服装店买点女孩都喜欢的小玩意儿,除了学习,她一有时间就找机会出去挣钱,暑假的时候她就出去做家教,周末的时间她到公共场所去捡别人扔掉的矿泉水瓶子,她说自己跟所有年轻女孩爱美,也有很强的自尊心,可是在贫穷面前,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她上了大学三年级。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小雪从

图书馆出来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她一路奔跑着回宿舍的路上,一辆汽车从一个转弯的地方突然冲了出来,将她撞倒在地上。小雪爬起来,膝盖在流血,手里的书包被撞了出去,刚借来的资料四处散落着,一瞬间就被淋透了。小雪顾不上疼,赶紧跑过去把书收起来,用手挡住。

车上下来一个瘦高的男人,他不顾自己穿着西装跑到小雪跟前:“怎么样?伤到了没有?”看了看小雪的膝盖,他马上又说:“上车,快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