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和老婆做男女之事是折磨

2018-07-24 17:01 weila

关于这个选题,我是慎重又郑重的。

早在几年之前,就想写一个关于同性恋话题的采访。但那时时机不成熟,自己也不成熟,所以就一直在关注与观望着。且这种关注与观望,并非基于这是一个多么严重或多么刺激的话题,而是本着无论任何一个群体,任何一个个人,都应该平等地出现在传媒视线关注之下的初衷。

因此在落笔之前,我浏览了大量有关同性恋的专著、评论和资料。看得越多,想要表达的愿望也就越发地强烈。试着去诠释,是因为他们客观存在;试着去了解,是因为人生的每一种痛,都值得我们为之深省,和疼。

受访人:吴非,男, 36岁,受过良好教育,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表面上,他有过妻子、有过孩子,而实际上,他喜欢的仅仅是同性,甚至连当初的婚姻,都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并不得不给父母一个交代的缘故。

有时候,叶子之所以成为叶子,是因为它们生来就是叶子,永远都不可能变成羽毛。

人也是一样。

有的东西是可以改变的,比如眼光、发型、价值观、受教育程度等等,但有的东西却是不可改变的,比如性格、比如年龄、比如父母、比如血型。

人生好比大舞台,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主角配角。青衣花旦。武生花脸。小丑龙套。缺一不可。惟一不同的,就是有的角色很痛苦,有的角色很幸福。且这痛苦或幸福,还不是角色本身能决定的。而是戏词里写的,情节上需要的,导演给安排的。

角色要做的,只是把这出戏好好地本分地唱下去,直至散场。别的,就再没了。

我常常想,每一个生命,哪怕它卑微,哪怕它渺小,哪怕它丑陋不堪或者根本不招人喜欢,但至少在精神上,它是完整而独立的。在尊严上,是不能被忽视和践踏的。这是上天赋予每个人的资格和权利。谁都剥夺不了。

生命太可爱了,同时也太瑰丽了。

每一刻都在变换着不同的角度和颜色,哪怕这颜色是混杂且斑驳的,是游离且迷离的。

然而它毕竟是生命的一种。是我们中的一个……一个人在阳光下站久了,是否想过把自己感受到的热与暖,也分一点给那些只在阴影里呼吸过的人们呢?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点关爱,也好过没有。

没有人知道,我生命中那些神秘、安宁、挣扎、绝望、孤独且又充满疑惑的时刻。像我一样的人,要是想被社会认可,被亲人接受,就必须要过一种将“真性情隐藏于假面孔之下”的生活。白天,我们做着别人眼里的我们,只有到了晚上,只有在梦里,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你不知道,其实我早就想来了。

看你的栏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甚至还私下议论过,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类似于我们这样的人出来倾诉呢?有时一个人呆着呆着,真有一种孤独到极点的感觉。就像整个世界都断电了,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样。其实我们真的不想说吗?不想走出来吗?不是不想,而是根本无路可走,也无从谈起。因为假如真的说了,其后果可能比不说还要可怕。谁又受得了这个呢?那种众叛亲离、被人戳着脊梁骨的滋味,谁又愿意尝啊?

就拿我来说吧,小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那可真是快乐的童年。等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里个别的男生和女生就开始互相传条了,大家伙在一块的时候也会把谁谁两个人的名字放在一起来说,然后就会引起一阵哄堂大笑。那时候我就感觉到自己和别的男孩子有些不一样了,为什么我对女孩儿就没有他们说的那种感觉呢?

再后来,我小学毕业上了中学。中学几年,一直都是班里的班长,学校里的学生会干部。

高中那几年,周围的男孩和女孩开始偷偷摸摸背着老师和家长搞对象,当时追我的女生也有很多,但我一点想走近她们的愿望都没有。对我来说,这些女孩子就像我的兄弟和哥们一样,虽然不了解,可也没什么吸引。何况在我心里,还一直为多年前那个念头而疑惑着,焦虑着,自责着,没错,真是在自责。从我渐渐明白自己喜欢的是男人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开始自责了,甚至会有罪恶感。因为你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嘛。我既不知道这一情况是怎么开始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向谁求助?怎么扭转?包括怎么办?

那是一段幽暗而忐忑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