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一夜的情人竟偷走了我的项链

2019-01-24 17:02 weila

  我们爱得力不从心

飞机缓缓降落,出差一周终于回到了武汉,一瞬间,我简直是归心似箭!走出大厅,我一眼就看见了老公启明的笑脸,心里顿时涌起阵阵暖意。启明体贴地为我接过沉重的行李箱,拦了一辆的士。

一踏进家门,我快乐地甩掉鞋子,光着脚冲到启明的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启明一大跳,他呆呆地站在那儿半天没有回应我的热情。我撒娇着说,“傻瓜,你就不知道亲亲我吗?我走了一个星期,难道你不想我吗?”启明笑笑,“你一定累了吧,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我的热情一下子降温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启明之间越来越冷淡。也许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吧,10年,足以让一段沸腾的爱情渐渐冷却。我和启明是大学同学,从大一开始我们就谈起了恋爱,用启明的话说,他一进校门就瞄准了我。

我们在一起如胶如漆地度过了美好的大学时光。毕业时,许多校园恋情都无疾而终,而我们却决定要将这段感情进行到底。我们两个的家都在外地,家里也都不宽裕,留在武汉这个大都市奋斗,一切都要靠自己。

最初的日子很艰难,我在一家小杂志社找了份工作,而启明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我爱睡懒觉,为了迁就我,我们在汉口租了一室一厅的房子,这样,每天早上我可以睡到8时再起床,而启明,必须7时之前就起床,因为他得赶到武昌上班。

那个时候,生活虽然过得清苦,可我的心里却是甜的,因为启明是那么在乎我,那么宠我。可随着条件好转,我们之间却起了变化。2005年,我和启明的事业都有了起色。那一年,我跳槽到沌口一家公司当翻译,待遇非常好。而启明因为工作出色,升职做了创意总监。我们开始考虑婚姻大事,买房自然提上了日程表。2006年6月,我们在广埠屯某小区按揭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2007年10月6日,我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启明。

我们靠着自己的努力终于在武汉安下了家,原以为,有了房子,我们的生活会更安定,可是,一切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因为每个月要还近3000元钱的房贷,我们的压力大了许多。

为了能多挣点钱,我在业余时间接了些翻译的活儿补贴家用,而启明更是拼命地工作。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我和启明却很少交流,搬进新房快两年了,我们的厨房还是如新。中午,我们都在公司吃盒饭,晚上,启明应酬很多,我也通常是泡碗面打发。偶尔,我和启明回家稍早一点,他总是窝在书房里打游戏聊天,我就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更让人难以启齿的是,我和启明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亲热过了,他一个月都可以不碰我一下。有一次,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他,是不是对我没兴趣了?

他就说我小心眼,说力不从心都是因为生活和事业的担子实在太重,一闭上眼睛脑子里不是住房贷款就是复杂的人际关系。他说,他已经活得很累,我不应该再疑神疑鬼。也是,我们有那么多年的感情,我又没有他在外面胡搞的任何把柄,他说他不行,总不能逼着他行吧?

  她顺手偷走了项链

我洗完澡出来,启明已经躺在床上看书了。看见我出来,他关掉了灯,“早点休息吧,你也累了一天,明天还要上班!”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而且字字句句都是为我考虑,可我的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闷得难受。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启明已经在厨房忙开了,闻着喷香的煎蛋味道,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启明还是爱我的,我不应该对他要求太多!我伸了个懒腰,无意中却发现,床沿边竟粘着一根红色的长头发!就算我再迟钝也认得出,那是一根女人的长发,那红颜色是那么刺眼,仿佛在讥笑着我的愚蠢和启明的背叛。我的心里像被针扎一样,疼得锥心,可一时却想不出解开这个谜底的办法。

没滋没味地吃过早餐,我们各自匆匆出门上班。一整天,我的脑子都是混混沌沌的,一直想着那根神秘的红头发。我想,以启明的个性,我直接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不如采用迂回战术,兵不厌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