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小三你抢我老公,我就霸占你丈夫

2018-12-29 17:03 weila

  女人有时只能装傻

去年5月12日,我记得很清楚,又是一个5.12,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的又一次震荡,像那年那天的地震一样来得令人措手不及,来得让人无可奈何。我一心一意经营呵护的这段婚姻,在那一天开始有了明显的裂痕。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老公魏涛中午忙完生意,下午就出去打牌了,我在家里清点货物打扫卫生。一天的好心情被晚上的一阵电话铃声打断。是老乡的电话,而且是魏涛去找他打牌的那个老乡。他小心翼翼地说:“嫂子,魏哥在这里打牌,还有另一个女的,你要不要来看一下?”我回答说好的。

丢下手里的活,拿起钱包我就冲到了大街上,拦了一辆的士,迅速报出地址,接着就是不停地催司机快点快点。“师傅,麻烦你快一点,十万火急的事。”司机师傅载着我一路飞奔。我坐在车里,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脑子像是放空了一样。愣了好久,我才缓缓地对司机说:“师傅,不去了,回吧。”

他的脸上写满了错愕,只能无奈地找了个能调头的地方拐弯,我轻轻地跟司机师傅说了声对不起。我想,让司机一个人看到我的笑话就够了,我不想演一出闹剧给别人看,那样会搞得我们都很难堪。

我何尝不想去看看魏涛带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呢,高矮胖瘦,是美是丑,虽然我没有当场去见,但是心里的好奇心却不减。我私下里开始有意打听,而正巧,有一个老乡那天问我:“上次你老公带过来打牌的是你姐姐还是妹妹呀,跟你很像呀。”我笑而不语,其中深意也许只有我自己清楚。我不能说什么,女人有时只能装傻。

这么多年一起做生意,魏涛的生活圈子里的人我都认识,我们两个人习惯一起去经历所有的事情,所以他的朋友都是我的朋友。听了那样一段话,我心里已经大概搜索出了那个女人。

我在3年前见过她的,她叫窦琳,跟我同名,同样高挑的身材,眉眼间还有几分相似。当时我的心里还暗自叹息,同名不同命,窦琳比我长两岁,看起来却比我年轻许多。她嫁的是大学老师,每天只用呆在家里,不用出去日晒雨淋,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而我嫁的只是一个穷做生意的,每天得跟着他起早贪黑,从来没有买过贵的衣服,皮肤也从来没有好好保养过。

两对夫妻坐在一起,还是因为我们有求于窦琳的老公,当时聊的话其实并不多,并且在我眼里,她比我过得好太多了。她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女人,完全没有理由撇开自己儒雅的老公,而要选择跟魏涛这样的粗人在一起,所以我的心里也不敢肯定老乡口中说的人就是她。

  人生就如那多变的天气

我自认为是懂得珍惜的女人,内心很骄傲,其实并不敢承认老公的背叛,对家人对朋友也从来都不说,即便在外人眼里我可能就是个傻子。我很简单,总觉得女人要活得简单一点,不要随便去猜疑,即便我早应有所察觉。我也是傻,早有端倪的,如果我聪明一点,应该两年前就能发现的,那些日子他天天往武昌跑,有人提醒了我很多次,我从来都没有往那方面想。

8月的一天,魏涛本来说要出去办事的,临出门天却突然下起了暴雨,他只好呆在家里睡午觉。我当时心里还感慨,人生或许就如那多变的天气,我们无法预料狂风暴雨何时来袭,天崩地裂何时来侵,和风暖阳何时来临,微风细雨何时来顾。结果,天崩地裂就来了。

魏涛在卧室睡觉,手机在客厅的包里执着地响个不停,在看雨的我顺手就接了。“你在哪儿啊,怎么还不来呀。”听筒那边的声音嗲得让人酥软,我实在没有勇气对着这样的声音多说任何一句话,是我跟我老公的婚姻出现问题,不怪任何人,我也不想在电话里跟她对骂,于是,我把手机扔在了魏涛午睡的床上。

那一天,我当着魏涛的面搬到了我亲戚家。我不是那么强悍的女人,会把丈夫赶出家门。我每次跟他吵架,都是我气呼呼地搬出去,虽然多数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我有什么错。

我大概在亲戚家住了一个月左右,这期间魏涛说他也想回老家静静。我还收到过家里的信用卡的消费记录,3800元,魏涛说是亲戚借了钱买家电,我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