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妻子的偷情唤回我的男人自信

2018-02-22 17:03 weila

  性与爱的交融

我是在24岁那年体验到“性”是什么东西。

那时,刚刚大学毕业的我,不甘心厮混在湖南的一个小县城,鬼使神差到海口一服装公司做销售。

然后不知道天高地厚地爱上了比我小3岁的涵,当时她刚在叔叔的公司里工作,消瘦而白皙。海南炙热的阳光没有将她的皮肤晒黑,但我如诗的情话却将她慢慢融化。

涵的父亲在五年前就离开了母亲和她,除了每月定期支付不菲的抚养费外,早已在广州另筑了爱巢。涵那寡居的妈妈患有严重的甲亢,脾气十分暴戾。

我常常在海边用瘦弱的双臂拥吻着涵说:“我要一辈子呵护你,给你足够的父、兄之爱”。尽管两人的相爱遭到了她母亲的强烈反对,但涵还是死心塌地跟我走了下去。

1990年,我拿出打工的全部积蓄2000元和她借叔叔的一万元钱全部投入股市。几经低买高卖,滚动发展,不到两年时间,我们就赚进了几十万元。

赚回了第一桶金,我们顺理成章地结婚了。从苦海里泡大的我明白股市上贪婪的后果,婚后我抛出了大部分股票套现,做起了文化用品生意。

那个时候海南还很落后,涵在深圳的姑妈经常会带些时尚大方的衣服给她,加上她乐观浪漫的个性,经常光鲜地成为众人注目的对象。

在性爱方面,她也很会营造气氛和情调,常在我披着满身的劳累走入家门,用激情为我卸去疲惫。

当我趴在床上享受着她轻轻地揉捏时,那一瞬间,爱的感觉超越了生死。我们完全陶醉在性与爱的交融中。我只有一种感觉:生命中遇上涵,我每天都有一种“活着太美妙”的感觉。

  “家丑”不愿外扬

但是,长期在生意场上疲于应酬,饮食、生活无规律,这使我的身体不断发福,血脂增高。我一直没在意,一如既往海吃海喝。

2年前的一天,35岁的我因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竟然查出了冠心病,虽然医生说病情不重,但对于驰骋商场的我来说还是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从此,我戒掉了烟酒,对一切都变得小心起来,甚至对性生活也少了一丝激情。

如狼年龄的妻却挡不住的热烈需要。每次坚持做完之后,看到达到高潮缓缓睡去的涵,我心头的负担越来越沉重,曾是令我激情荡漾的源泉,而今却变成了一把利剑。

我不敢像昔日那样无所顾忌,对妻只是应付而已,可脑海里还是不断浮现出住院期间心脏病发作、医护人员紧张抢救的情景。有时候梦中还会出现死亡病人家属的恸哭的场面,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不寒而栗。在性与命之间,惜命的我自然选择了命。

果真不久,我发现自己“不行了”。我试了一次又一次,都没有成功,越是着急越是不行,额头上哗哗地往下淌汗,气急败坏的我沮丧到了极点,一夜焦虑不安。

妻轻声地说:“大伟,没事,你是太累了,明天咱们去看看医生吧”,可我实在不愿“家丑”外扬,第二天早早起了床,推说公司开会就溜之大吉。病就这样拖了下来。

  无性的生活让爱降温

尽管坐拥数百万资产,现在却成了一个无用的男人。我怎么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妻没有过多埋怨,但黑夜中无声的叹息却使我深感忧郁和自卑。男人的自尊令我越来越害怕回到那个曾引以为豪的家。

女儿在一所私立学校读寄宿小学。过去,我总是尽快将工作打理完毕,早早回家享受妻的温情,现在我尽可能延迟回家。

多少个夜晚,我坐在装潢精美的办公室,在网上玩“传奇”至深夜,等妻子进入梦乡以后,才贼一般偷偷溜进家门,悄无声息地掀开被子一角,躲进另一个冰冷的被窝。

没有性爱激情的日子里,妻失去了往日的欢声笑语,脸上露出憔悴的痕迹,我隐隐感到我们的爱正在慢慢降温。

  妻的偷情 唤回我自信

就这样不冷不热苦熬了一年多时间后,我发现妻又开始精心打扮和修饰自己,“出差”的机会也多了起来,连回家的时间也没了规律。这时不祥的信号,我却束手无策。

那天原本应该到上海出差,由于机械故障,我在美兰机场逗留了三个小时之后不得不换乘第二天的航班。

窝了一肚子火的我悻悻而回,到家却怎么也打不门,原来房门里面上了保险,一股凉意顿时袭上头皮,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地我用公文包一遍一遍地狠狠砸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