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准备的分手性礼物,他却上瘾了

2018-03-29 17:03 weila

说到这里,其实也可以适当的说明一下自己。我和孩子的爸爸谈了10年之久的恋爱才结的婚。婚前我们感情很好,虽然他很瘦弱,一点钱也没有,老家房子頂上长满了一米多高的草。初次去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即使是贫穷,也没有见过如此的贫穷。三间土胚房,据说是他父母自己亲手所盖。中间一间 是客厅加饭厅。一张矮桌子,几个小板凳。一个高低柜,放着剩菜,碗筷什么的。一个顶多14寸的黑白电视。一个单人的破沙发肯定不是自己买的。

我永远忘不了 他的父亲来路边接我们的情景。那会是刚过完正月十五,由于不慎造成早孕,导致春节无法回家。该打针打完,该吃的药吃完,就已经快元宵节了。复查术后结果 没有问题了,才决定先回他家。

从北京坐长途车一路颠簸十来个小时,天不亮到达他们县城,找了一家小旅馆,随便睡了几个小时,辗转坐上回他老家的中巴。中巴很挤,后面绑着自行车,最牛的是 车顶上也坐着一个人,也许是他们车上自己的人十五六岁的光景。当时我就纳闷,交警不管吗。

中巴车 跑的实在太慢了。也许是他家离县城太远了了,两三个小时后,在一个荒凉的马路边被告诉 该下车了。冬日里 寒风冷,在一条通往不远村落的土路上看到了他的父亲。披着一件厚棉衣,穿了一条垂感很好的裤子(注:只有夏天才穿的深灰色的那种重磅麻纱料),迎面接过我的行李,笑容很慈祥。走了十来分钟到他家门口,院子里站了不少的人,看到我笑着交头接耳。我从人群中看到一个50多岁的女的 系着黄头巾,热情的招呼旁人。我断定 那时他妈妈。后来她走向我问:你是微微吧,我笑着答应。那会不知道该叫她什么。

那会不是吹牛,凭我的长相,在他们村绝对是一致好评。我给他家的每个人几乎都买了礼物,他家人对我很热情 很照顾,不让我插手干一点活。所以 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好好孝敬他的父母。

在他家待了不到一个礼拜,就直接回北京了。没有敢回我老家。当然去我家和他家也不是一条道。

还有最重要一个原因;我们是早恋,那会才19岁,那年是98年。不敢让我父母知道。我在北京随我姨生活。我比较叛逆,辞了体面的工作,跟他一起浪迹混饭。

过去的事了,不说了。总之前夫对我还是很好的。只是后来他先来了济南,我后跟来,他有一点花心,我接受不了感情背叛,坚决离婚。

自此决定不在深入感情的漩涡。

老话讲: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实话说:宁愿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事实证明;男人说的话 就像天气预报一样大部分时候一点谱都没有。

不好意思,不同意此观点的朋友,不要生气攻击我啊。说者是无意滴。

从上次和军宾馆约会以后,我们的交往正式拉开帷幕。我觉得那段日子了,我每天都可以见到他,他即使去饭馆吃饭 也会打点电话问我,喜欢吃什么,然后给我带回来。

由于我们离得很近,我在自己的小店里,无时不刻的享受着他的细心照料。每天晚上来看我,聊到11点多再走。有一次晚上他又途经我的小店门口,一进门就问我吃饭了么,我告诉他 不想吃,减肥。谁知道他竟然从兜里掏出用东西包着的两块菜饼,告诉我:吃吧,他妈妈做的。我觉得很愕然,也有一丝丝感动。

当然了 他也经常找机会和我约会,在我租住的小屋里。他身高有1,78米以上,体重也就140斤左右。走路不紧不慢的,给人感觉什么事也不会令他着急。因为他的性格很慢很慢,典型的慢性子。

晚上我们有时候在一起吃饭,偶尔也喝点小酒。后来 他的家庭不和睦,经过了多数人的证实。我的弟弟妹妹们也就不反对我们的接触了。因为很早以前我弟弟就和他挺熟了。

记得 有一天晚上,他请我弟弟喝酒。开始是几个人,喝到后来 都借口走掉了,变成了我们两人。最后 我喝多了,也很晚了。他就一起留在了我住的地方。那一夜,他像变了个人,虽然依旧不紧不慢,但是 那方面厉害了许多,往往我都已经精疲力尽了,他还兴致勃勃。一夜两次,由那时起 成了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