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为人妻吸引闺密看上的男人

2016-11-26 17:03 weila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巧清。她快活的声音,像透明的科罗那酒。她哈哈笑着,说来吧来吧,我在“愚公移山”等你。

“愚公移山”是一个打台球的地方。我到的时候,巧清正翘着屁股准备打“黑八”。巧清个子很高,腰又细又长,我知道她每次找到新男朋友的时候,都要蓄意安排一场台球。她打球的技术一般,但是姿势万分性感。我个人认为,台球这样的运动非常适合巧清这样的女人,运动量小,又容易表现形体的婀娜。

巧清打完一杆,夸张地大声欢呼,我知道她是欢呼给那个叫“丹”的年轻人看的。那个年轻人很干净的一张脸,明亮的眼睛,一头长长短短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我叫了一声巧清,巧清锐声尖叫,好像我是她失散多年的亲人。我们个头差不多,她将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细细的腰肢就像风摆杨柳一样一秒钟摆了七百多个回合。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巧清一听说我即将被迫旅游,立马要丹想办法。丹思索了一阵,对我们说:我哥哥在海边有一栋别墅,要不咱们去住一段吧。

我们在别墅住到第三天的时候,丹带着一个中年人回来了。那个中年人看上去至少要比丹大个七八岁,丹给我们介绍:我哥,朋友们都叫他老弛。你们叫他弛哥吧。

我们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觉得弛哥和丹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弛哥打量了我和巧清一眼,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和丹不像?我们的确是一家人,就像人和大猩猩是亲戚一样。他长得秀气,我糙。如果拿块砂纸把我好好打一遍,你们就看出我们像来了。”

当天晚上,巧清兴奋地像一只蝴蝶,在房间里一分钟也停不下来,我了解巧清,她希望引起别人注意的时候就会这样。不过,她是想引起谁的注意呢?是丹吗?我觉得不太像。

巧清晚上坚持要和我一个房间睡,我看出丹略微有点失望。第二天一早,巧清下楼发现只有丹一个人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

“你哥呢?”

丹看到巧清,一脸的高兴:“他去海边散步了。”

“我们也去海边吧。”

我不想当灯泡,就推说自己怕晒怕风吹,丹也没有再多劝。

我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远处的山。没一会儿,弛哥回来了。我跟他打了一个招呼,他冲我笑了笑。我发现他的笑很明朗,像高原的天,能见度很高。

大约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从楼上下来,看见我还坐在原地,就走过来问我:你打算保持这个姿势多久?

我被他突然一问倒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解释:“我在想,对面的山为什么总有些地方是黑的?”

“你真的不知道,那是云的影子。”

丽日当空,大朵大朵的云彩像新娘的纱裙,阳光穿过那些绸缎一样的云朵,把她们的影子印在对面的青山上。

“可是云是白的呀!”

“但他们的影子是黑的。”

弛哥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没有拒绝。

我和弛哥回来的时候,丹和巧清正在屋子里坐着,电视声音开得很响,但是两个人似乎谁都没有在看,好像刚吵过架。巧清见了我和弛哥,声音带了点歇斯底里:“你们去哪里了?!”

弛哥说:只是到海边走走。

巧清剜了我一眼:你怎么又不怕晒不怕吹了?

弛哥接过去:我给她买了帽子。

巧清跳下沙发,一把抢过我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我戴蛮合适的。

这是一顶宽边镶缎带的夏帽,巧清拉下面纱,在镜子前顾盼生姿。其实,那顶帽子她戴一点也不好看。但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回到房间,把门关上。过一会儿,巧清用一根食指顶着那顶夏帽也跟进来了,她把帽子扔到床上,随手把我正看一半的电视频道给换了。

我什么也不说,我等着她说。我知道她是一个有话藏不住的人,狗肚子里盛不了二斤酥油!

果然巧清自言自语似的开口了,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说丹是她的朋友,弛哥又是丹的哥哥,如果不是因为她,丹就不会带我到这里来,我现在就只能和我老公的农村亲戚住在一起,陪农村妇女儿童聊天。

巧清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当然我在很大程度上也这样,什么帐都要搞搞清楚。

晚上,巧清提议打麻将。我们统共只有四个人,只好全民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