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为人妻吸引闺密看上的男人

2016-11-26 17:03 weila

谁的脚在缠着我的脚?我看对面一眼,对面坐着弛哥。我把脚收回来,我喜欢息事宁人。过了一会儿,我弯腰去捡地上的“东风”,又看到了两只脚缠在一起,一只红色的,是巧清;一只褐色的,是弛哥。丹穿的是白色旅游鞋,一双脚老老实实像站队列一样搁在自己家门前。

那张“东风”捡上桌以后,我输得一塌糊涂。巧清说:“赌场失意情场得意,这里只有Lily结了婚。”

我知道她是故意要提我的婚姻。我嫁给了一个农民的后代,她每次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都会闪闪发光,像中了500万一样。

弛哥悲悯地看着我,问我:你图他什么?

事到如今我只好硬撑着。手上打出一张废牌,嘴里淡淡地说:他心好。

弛哥摸上一张牌,停顿了一分钟,然后说:像你这样的姑娘现在不多了。

“哗啦”一声,巧清把牌给推了。她嘟着嘴说不玩了。弛哥斜着脸看她,眼睛里的表情透着心知肚明。我知道像弛哥这样的男人,久经情场,什么把戏没有见过呢?

当天深夜,巧清跟我说她发现自己爱的不是丹,是弛哥。我早看出来了,但是我假装吃惊的样子,随即又劝她还是丹好,丹专一,找老公还是找丹踏实。

巧清尖锐地问我怎么知道弛哥就不踏实呢?是不是我也喜欢弛哥?或者弛哥对我有过什么表示?

我冷冷地跟巧清说我已经是一个已婚女人,对别的男人兴趣不大。黑暗中,我听到巧清哼了一声。哼就哼吧,我心说你想跟我争你还真没戏。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中午,醒来的时候正撞见巧清从门外进来,她急火火地说:弛哥他请我们去酒店吃海鲜。快起来!

我们几个一路无话,吃饭的时候,也很沉默。中间巧清和丹莫名其妙地争吵起来,弛哥点一枝烟,一面抽一面若无其事地和我聊天。“啪”的一声,巧清摔掉一个盘子站起来就往外走,丹犹豫了一分钟也跟了出去。

弛哥伸手给我添了茶水,随随便便的口气问我:你的脾气和巧清的很不一样。

我说是。

他又说:我奇怪为什么我弟弟不喜欢你偏喜欢巧清?

我说可能是因为我结婚了吧。

不,男人真爱一个女人不会考虑她是否结婚的。即使你没有结婚,我弟弟还是不会喜欢你的,我弟弟喜欢外表波澜壮阔内心却很单纯很简单的女人,我恰恰相反,喜欢外表很单纯很简单而内心却波澜壮阔,你就是这种类型。

别开玩笑了,我昨天捡牌的时候什么都看见了。

你吃醋了?

你低估了我,也高估了你自己。

我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很理智很有控制力,你这样的女人给我征服的欲望。

巧清呢?

她沸点太低,就像纯度很高的酒精,太容易点着。

那天一直到晚上,丹和巧清才回来,两个人都黑着脸。巧清一进房间就开始收拾东西,我问她是不是我们该走了?巧清劈手扔过那顶弛哥送给我的夏帽,阴阳怪气地说:你喜欢住你就住,我要走了。

我忍无可忍,冲着巧清大喊: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做错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每天都装出一副散淡的样子,看山看天看云的影子,你多会来事儿呀,什么都不耽误!”

巧清把箱子盖啪的盖上,一面咬牙切齿地上锁一面说:今天我早上去看日出了,和丹一起去的,丹告诉我他哥哥喜欢你,说你散淡。你散淡,你不过是知道怎么以静制动!从我认识你开始到现在,你玩过多少欲擒故纵的游戏!你觉得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你也可以玩呀,我又没拦着你。”

“我不想玩,我从来就没有玩过,我爱一个人就真的爱,就全身心的爱,爱得我自己浑身上下五脏六腑都疼。我已经告诉丹了,我告诉他我可能喜欢过他,但我现在讨厌他。我跟他说无论他哥哥喜欢什么女人,我都要跟那个女人竞争,我就是唐吉柯德,跟风车作战的那个唐·吉柯德。”

巧清一个人走了。

一个星期以后,丹死于空难。巧清和弛哥相遇于丹的葬礼,巧清和弛哥说现在我们中间没有丹了;弛哥告诉巧清:每个人最后都会相遇的。

巧清泪如雨下。她说在空难前曾经梦见过丹,丹对她说:清,我走了,以后我们还会再遇到的,每个人最后都会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