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和他哥们出轨比赛拼床绩

2017-01-17 17:04 weila

人生在世,就活一张脸,不管厚与薄,美与丑,人人都靠脸面做交际。内心膨胀、爱面子、爱吹嘘,只要不影响生活,那都无伤大雅。但,物以类聚,物以群分,这脸面也分黑脸和白脸。

我想任何一个女人,都奢望自己得到的这份爱情是独一无二地,不容许它有半粒沙掉在眼睛里。容不下背叛,容不下男人的忘恩负义。我也是如此,当我发现阿健出轨的真相时,我冷峻不禁地哑然失笑。阿健有一个好哥们辉仔,爱抽烟,爱打牌,爱把妹。

那天大伙一起坐在夜宵摊边,点了几瓶酒,在酒精的作用下,辉仔突然问道:“哥们,最近你战绩如何。”

阿健笑呵呵地说:“我不怎么样,你呢?辉仔拿起杯子,又是一杯酒下肚:最近行情不怎么好,也不怎么样,老了,拼不动了……”

阿健指着他,呵呵地笑着,眼睛里透出一股鼠光,贼兮兮的。他们两向来说话,就跟打哑谜似的,你一句我一句,旁人总是听得一头雾水。

“不是我说你,我看你压根就没动过真格。”辉仔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阿健,摇了摇头,接着说,“婚姻就是自由的坟墓,男人没有自由,还算什么爷们,算什么男人。”

“什么没动过真格呀,我这月好歹也有三次!那姑娘现在还在城南那边,要不要我一个电话叫过来……”辉仔推了一下阿健,阿健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瞬间,我才明白他们谈论的话题。但我出奇的冷静,就当没听到这回事,继续吃着大口大口吃着鸡腿。

那天,我将一只鸡腿吃得风生水起,气场不凡,直逼忘我的境界。可我心里,却是分分秒秒地痛着,咬一口鸡腿就在心里骂他一句。

跟辉仔挥手道别后,阿健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路上分外讨好我似的,将我手里的包接了过去,哈腰点头地哄我:“老婆,今天累了吧,我帮你提,你还想吃点什么,要不要买点水果上去……”我领情,冷冷地说了句:“城南那姑娘,你是打算休了我,还是准备纳她为妾?”

“哎哟喂,老婆大人,您这也相信啊?你不知辉仔那人,他爱吹,怎么说我也不能输在这上面呀,那姑娘是我杜撰的。男人之间,不都这样吗,喝酒的时候说说大话,都只是为了面子,怎么能当真呢……”苦于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也就没再逼问。

可是几天后,我开始发现阿健确确实实有出轨的迹象,手机短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都是空的,好像是做过了处理,就连电话号码通话记录也是空的。这摆明就是心里有鬼。

女人一旦心生怀疑,那就好比福尔摩斯。查起案来那是有板有眼。我采取各种手段,套话、跟踪、打听,经过两个月的努力,证实阿健确确实实出轨了。城南那姑娘,还在我家门口绕过几次,有次还故意上来找我打听路,朝我家看了好几眼。那天,我顺手用手机拍了个照片,传送给阿健。他风风火火地赶回来,又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哀求我:“老婆,这人我真不认识。”

于是,我将一沓照片甩在他面前,说:“难道,你还有个双胞胎弟弟不成?”他望着照片,沉默了很久,跟我坦白,最近和哥们在玩出轨比赛,赢的人可以得到一部手机。我听了哑然失笑。尽管我也想过离婚,但十多年的婚姻,怎能说放弃就放弃。我让阿健把城南那个姑娘和他哥们请到家里来吃了顿饭,他们之间的那点事,我不闻不问,只管做个贤妻良母。

之后,阿健跟我说,这次他赢了,哥们弃权了,他说没想到我能把那姑娘带回家吃饭,你还能不闹。我笑笑,心里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我们逼着一个人承认错误时,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给他一条后退又不失自尊的后路。因为,有时候对待爱情,就应该以退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