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风雨交加的我和他的激情一夜

2017-05-13 17:04 weila

有个值班的开门,说你是找胡师傅的吧。他刚被人打伤了,警察也来了,现在估计在医院里。 他的左眼球已经被打碎了,现在他成了一个真正的瞎子,名副其实的盲人技师。他躺在病床上处于半昏迷状态。医生说,没用了,都已经被人抠出来并放在地上踩了几脚。我看到一个荸荠大的眼球血淋淋地放在一个搪瓷托盘里已经变了形,很恐怖。

胡之国左眼现在凹陷了下去,比右眼难看多了,而且显得极不对称,像个畸形头骨。如果将来要装义眼的话恐怕不仅仅是右眼了。——再装义眼,还有意义么?

凶手被带到派出所讯问,口供是这样的:

“我老婆去他们那里找了个盲人技师做按摩,就是找了这个姓胡的。谁知道他趁我老婆后背刮痧的时候摸了我老婆的NaiZi。我老婆打电话叫我去,我就去了,当场抽了这个胡瞎子一耳光,结果他与我对打了起来,他比正常人还会打,打得老子两眼冒金星。我心想,反正他是个瞎子,就一把抠下了他的眼球……”四十岁上下的凶手作了上面的陈述。

“但他坚持说他的那只眼睛是好的。”警察说。

“哼!想敲诈我吧。证人呢?谁证明他的眼睛是好的?”

……

“周老板,你们盲人按摩店的胡之国,他是个盲人么?”审判员在法庭上这么问。

“我们店能在全市同行业中立足多年,经久不衰,靠的就是诚信!他是个盲人,虽有眼球,但是看不到。——千真万确!”按摩店的老板这么说。

“贾红,你作为胡之国的女朋友,相信你应该了解他的真实情况。”审判员问我。

“这个,医院应该可以给出结论吧。”我说。

主治医师从陪审席上站了起来,说:“很可惜,受害者的左眼球已经严重受损,目前无法通过医学手段判断这只眼睛在受损之前的视力状况。”

“是的,胡之国一直是个瞎子。”我冷冷地说了一句便离开了法庭。

最后,法庭判凶手赔偿胡之国医药费一千二百元。他失声痛哭。

一只眼睛,一千二百元,一张机票的价钱。活该。这种突然的幸灾乐祸,让我想哭。

胡之国,就这么给废了。

我将他送回原来的小平房,让他触摸我们过去使用过的生活用品,他很难受,泪水从干瘪的眼窝里流了下来。他的下场便是这样。他一点也不冤,一千二,够他返乡的路费了。

我给他老母去了电话,并告诉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她的儿子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老人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为了传宗接代,她也曾经流产过几个女孩儿,因此她深知我的痛有多深。她说:“早知当初就生下那些女孩了,也不至于今日落得这样一个废人。”

“是啊,都是计划生育给害的。”我安慰她说。

第二天,胡之国的父亲与他的表哥就过来接他回去了。分别的时候,我问胡之国:“你说你好好地按摩,为什么要去摸人家的NaiZi呢?”胡之国拄着拐棍,不无沮丧地说:“唉,狗改不了吃屎,想忍,但没忍住啊!”

望着远去的三个背影,步履蹒跚。我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跟农民谈恋爱了。

现在,那个大学生走了,丢下了他的遗物,这让我有些恶心。合上了《简爱》,我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开摩托的瘸子,他从我的背后插入,不带任何感情地。很多人鄙视这一点,其实又有什么不好呢?我觉得挺好。有时候,我们为了所谓的真爱,得不偿失。

请允许我再去一次酒吧,也许这样可以忘记那个瞎子。

喝了点红酒,下身有些麻木,同时也越发瘙痒起来。二十七岁的夜晚,请给我一个男人!

灯红酒绿的舞池内站满了身姿摇曳的酒鬼,他们时尚、自我,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有老外,有靓女,有倩仔,即便是深秋,他们穿得依然单薄,丝袜高跟也不在少数。舞池周围的座位上有很多虎视眈眈的人端着酒杯,我知道他们是来觅食的。当然,我也身处其中。

今晚,我参加了一个周末派对,来的大部分人互相都不认识。在进入这家夜店之前,我们一帮人就在路边吃了很多烧烤,虽不算大醉,但也喝了不少。众所周知,参加这种聚会的单身女人基本上长得都不好看,像我这样的条件是比较罕见的了。喝了几瓶啤酒之后,我们按原计划去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