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风雨交加的我和他的激情一夜

2017-05-13 17:04 weila

对我来说,这是个让人怀旧并要落泪的夜晚。我身着蕾丝外套绒毛镶边短裙,我拼命地喝酒。当耳边的音乐再次响起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张脸,平头黑发,傻傻地坐在那里,貌似狡黠地看着周围。我心想,又一傻屄,去逗逗他吧。

双脚失去了控制,我真的竟端起酒杯朝他走去。他很有礼貌地跟我碰了杯,然后竟一饮而尽。我哈哈一笑,说:“你干啦?没这个必要吧。”他从高脚凳上站了起来,连声说:“是的是的!”

“第一次来酒吧?”我问。

“是的是的。”他答。

他有些害羞,似乎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靠近一个陌生女人。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

“刘虎。”他答。

“你妈真会起名字。”

“是的是的。”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已经很久没有yi夜情了。我要了两瓶啤酒,递给刘虎一瓶。他又是一饮而尽。我想,喝就喝吧,便也跟着他一口气喝了两瓶,包括先前的那一瓶。

接着,我就拉着这个穿着白衬衫、蓝裤子、黑皮鞋的小平头进了舞池。可他却什么也不会,只是很平缓地左右晃动着自己粗壮魁梧而笨拙的身体。我突然感到了一种少见的轻松与自由,于是我推了他一把说:“哥们儿,再去拿两瓶啤酒。”他说:“好的。”便乖乖去吧台拿了两瓶百威递到我的手上。很奇怪,他并没有对我动手动脚。是装的么?我不知道。我不停的喝酒,其实他完全可以趁着灯光闪烁的时候将手插进我的裤子,我发誓我不会反对的,女人的酒喝到这份上,什么都无所谓了,就看男人的胆子。

不知不觉,我扭动的身躯突然躺在了地上,我想我是醉了。其他人迅速为我让开了一块地方,该跳舞的跳舞,该喝酒的喝酒,对我视而不见。也没有朋友来拉她一把。看来,今晚,他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刘虎过来扶我,我便搂紧了他的脖子,踉踉跄跄地走出舞池。一直到了门口,我并未昏迷,而是将他的脖子搂得更紧了。他问我家在哪儿,我说:“不知道!去你家!”。

刘虎酒后驾车,驾着他的旧式桑塔纳两千将我带回了家。

他将我放在一张大床上,然后自己就洗洗躺在我身边睡了。我有些醒酒了,我注意到他并没有趁人之危,暂且就算他一个正人君子吧。

睡到下半夜的时候,我胸口憋得难受,便去卫生间马桶呕吐。突然他推门进来,我转头看到他穿了一条老式的三角内裤。他拿了张玫瑰牌卫生纸帮我擦了擦嘴,又将我抱上床去。我突然用手指着他问:“你是谁?”

“我……我是我。”

“你怎么还不碰我?”我问他。

他一时语塞。

“难道我配不上你?别装了!真虚伪!”我开始讥讽他。

见他仍然不动声色,我像一只母狼扑上了他。他并没有实质性地反抗,而是将我抱紧,然后轻轻地又将我放在一旁,说:“你喝多了,好好休息吧。”我没有听他的,与他扭在了一起,我试图脱掉他的裤子,可是没能成功。最终,我在极度的疲乏中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很快就醒来了。刘虎睡得很沉。我穿好衣服就离开了。昨晚发生的一切,聊如梦幻般让我一时缓不过神来。在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