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风雨交加的我和他的激情一夜

2017-05-13 17:04 weila

小羽安慰我说:“姐,别伤心了,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他不是好人了,你还花钱养他!”也许吧,农村人,是被穷怕了吧! 小羽告诉了我很多生活的哲理,那些都是我过去不曾听说过的。她的感情经历比我丰富得多,表面上她单纯活泼,实际上她世故老练。为了让我尽快地忘掉过去,尽早地开心起来,她带我去了很多我没有去过的地方,请我吃了很多我没有吃过的小吃。我也因此切身感受到她给我带来的改变,一切都看开了。

小羽带我去酒吧喝酒,她告诉���她在酒吧坐台已经很久了,遇到合适的客人就跟他们回去睡觉,还能赚点外快,第二天正常上班。这么一算,她的月薪快赶上一个博士了。我想我可不能跟她一样,尤其是我不能收钱,那样我不就成了MY女了么?那这几年的大学我不白读了么?

小羽还告诉我,她母亲身患重病,长期卧床不起,父亲身体也不好,全家人的生活基本上就靠她来维持了。女人,永远都是弱者,为了生存,大家都在努力地向前爬着,尤其像小羽这样没有什么能力只能以肉体为资本的女人。慢慢地,我对她所做的事情便不去再说什么了。

是啊,爱情又算个什么东西呢?所有人都伪装得很好,事实上谁也不在乎。

我心情很低落,因为又到了前男友的生日,以往几年他过生日,我都会拿出自己大部分积蓄给他买名牌衣服、最好的钱包和皮带,可我却从来不舍得给自己买超过100块钱的衣服。想想这几年我对他的付出,真他妈不值。晚上,小羽不在,我独自一人在家上网,前阵子听同班的一个女生说过现在我们学校的女同学经常上乐趣交友网找刺激或包养什么的,那个时候我还觉得她们怎么那么无聊呀。而今天晚上我也想彻底地放纵一次了,因为我现在觉得特别的孤单,特别的寂寞, 而一个女人最怕的就是无聊与寂寞了,特别是在被男人伤了以后,我现在一点也不相信爱情了,只想找个陌生的男人享受生理上的快感,彻底的堕落一下。于是我百度搜索乐趣交友网进入后立即注册了一个会员,还没有来得及完善个人资料,就发现有几个男会员给我发来了站内的私信。我也没有来得及去仔细看那几个人的资料,随便聊了一会儿就有个人约我说出去喝酒,我们立即约好了见面的地方。那是个瘸子,像是患过小儿麻痹,看上去没什么钱,但是很健谈,他教我玩会了色子,最后又用色子将我灌醉。我的神志还算清醒,听到他将嘴巴套在我的耳朵上说:“你真漂亮!”

“当然,好多人都这么说。”我头晕得厉害,身子倒在了他的胳膊上。

“报警我有什么好处?我挣我的钱,你们上你们的厕所。”

“太没有正义感了吧?”

“你养了你男朋友那么多年,多么正义多么伟大啊!他现在毕业了还不是跟富婆出国了?有你什么事?”

一说到男友,我的心像被针刺了一样。

有一天,终于有人报警了,老板被抓,象征性地在拘留所呆了二十四小时就出来了。

后来我才知道,老板身价几个亿,在国外有很多产业。我们所在的这家公司其实是个空壳,是他专门用来玩弄女性的伪装。两年来,除了我跟小羽,其他的员工都换了一波又一波,基本上都是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小羽是唯一被玩弄之后还留在公司继续工作的员工。我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明了,竟然可以这么玩,比在外面包二nai买房送车要物美价廉得多了。而且他这么做很隐蔽,要知道,他在外面可是个有头有脸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说出来,恐怕很多人知道他的名字。

公司并没有倒闭,照常运转,老板无所谓盈亏。小羽离开了公司,她说要找个男朋友结婚生子过个安稳日子,玩也玩够了,钱只要够花就行。我真难以理解她的这种突然的醒悟,而我最终也没能逃脱老板的魔掌。 无聊的时候还是会每天晚上都上交友网找陌生男人约会来打发无聊时间。见面地点在酒吧的有过几次,见面以后他们很少单纯地跳舞与喝酒,他们全都抱有性目的。决定权都在女人,只要女人同意,男人基本不挑,可见他们的饥渴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