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风雨交加的我和他的激情一夜

2017-05-13 17:04 weila

一曲终了,他们竭力要求我再唱几首,我也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又一一跟他们喝了些洋酒。时间不早了,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那个书生一样的男人塞给我一搭钱,我想那应该是“小费”吧。我婉言谢绝了他:“谢谢!对不起,您误会了。”他仿佛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便收起了那些钞票,然后递给我一张名片说:“做个朋友吧,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

回家的路上,我取出名片看了看,上面写着:**英语培训学校 校长 王**。

然后我就想,这人该不会是正人君子吧,看样子他不怎么好色。竟然要跟我做朋友,并且那天晚上在包厢唱歌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碰我一个手指头。我有些无法理解,他若真是个好人,没准我还会喜欢上他。想着想着,我发现自己已经一连想了他好几天。有些怪。

没过多久,我以我出色的外语能力以及两年的“经济管理”经验在一家外企获得了一份工作,主要负责企业与亚洲及东欧国家的业务往来,每天要处理大量邮件,常常工作到深夜。平常也是电话不断,休息时间很少,工资虽然很高,但压力也很大。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朋友说我的初恋男友在国外与那位比她大了八岁的富婆结婚了。是的,我打心眼里祝福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心理有种莫名的痛,那种被人抛弃的羞耻感油然而生。那天晚上,我在办公室抽烟到深夜,那是我第一次抽烟。第二天晚上,我依然如此。我给王**发了个短信:“帅哥,在干什么呢?”他没有回复。

到了早上我上班的时候才收到他的短信说:“谁啊?”

“哦,你好。昨晚睡觉没看到你短信。抱歉。”

“没事,有空请我吃饭。”

“好的,没问题。”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傻,这样的好男人,晚上一定在陪老婆,怎么会随便回复陌生女人的短信呢。

第三天晚上,我关了办公室的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抽烟。

大概凌晨一点的时候,我听到隔壁办公室有动静,好像是个女人。我将耳朵贴在墙上,声音忽隐忽现,却很传神。

大半夜的,是谁在打电话吗?也不用那么嗲吧。我走出了办公室,到了门外,那声音就越发明晰了,并伴有男性短促的哀叹声,很有“枯藤老树昏鸦 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门没有关紧,——太大意了!透过门缝,我看到一个女人光屁股躺在办公桌上,一个金发男子的裤子褪到一半,上身穿着白衬衫打着斜纹领带,赤裸的臀部在一前一后有节奏地推送着。女人的喘息喟叹与男人臀部运动的频率一致。我猜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交配吧。

我看得正入神,突然一个趔趄,可能是刚才大量吸烟的缘故吧,我一头撞开了门,整个身子都倒了进去。我连忙起身,说:“对不起对不起!”正要离开的时候,那男人扭头朝我淡定一笑,很友好地说:“没关系,Join us!(一起来吧)!”那女人也从陶醉中醒来,撑起胳膊对我说:“Join us!”我不知所措,连忙摆手说:“NO!NO!Thanks!”

我突然地睁开眼睛!梦醒了,我满头大汗,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进入这样的梦境,不会是梦游吧,我出门悄悄地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我却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幻想,这让我觉得有些可耻。我发现自己离荡妇不远了。

王**打来几次电话,邀我出去吃饭。我思绪很乱,没有即刻答应他,只是告诉他我叫贾红,并且告诉他我的工作单位。

一天下班,当我走到街边的时候,我看到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站在那里朝我儒雅地微笑,虽然他已经是近四十岁的人了,但是那笑容却依然灿烂。他说:“送给你!”

我接过鲜花,说:“谢谢!”然后便上了他的车,是辆老款奔驰。

他的确很斯文,一路上谈笑风生,一种知识份子的意识形态武装全身,我被他独有的成熟男人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

西餐厅里,他的口中不时吐出几个英文单词。是的,有些含义用英文表达起来的确很精准恰当,他是一个有涵养的人。我们喝了些红酒,我有些醉了。

我问他:“您结婚多久了?几个孩子?很幸福吧?”

他说:“哦,my god!我还是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