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死后我准备收拾嚣张情敌

2019-05-02 17:04 weila

  突如其来的噩耗

今年4月20日,一个格外晴朗的日子。我和几个“闺蜜”在悠闲地逛街,没有任何预兆,突然接到一个乡下医院打来的电话,说青杨出了事……我顿感全身冒冷汗,急匆匆打车赶往医院。

赶到医院时,医生早就下了死亡通知书,丈夫已经抢救无效,先我而去了。医生不让我近前去看,眼前是一片冰冷的世界。怎么也没想到,早上还神采奕奕的青杨就这么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歇斯底里地哭喊过后,我昏昏沉沉地病倒了。

我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此时才有人告诉我青杨是在乡下水库游泳时,溺水而亡的。自从儿子托付给保姆照顾后,每个周末,他都会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乡下钓鱼或者游泳。在我的意识里,他只是出了门还没回家的居家男人,绝对跟死亡二字联系不到一块。

说实话,直到现在,我还总是做梦,梦见他还活着,他说:“我其实没有死,过两天我就回家了。”

我一直是个害怕去医院的人,一到那里就会紧张得拉肚子。处理他后事的那几天,我就一直总想去厕所。眼泪早就已经流干了。我知道,我必须勇敢,必须坚强,因为我们的孩子才两岁,不能耽误了他。死去的人不能复生了,而活着的人要勇敢地活下去,至少我还有关于他、关于恩爱的记忆……

认识我丈夫之前,我曾经有个谈了5年的男朋友。

我是学餐饮管理专业的,毕业以后分配到高级酒店工作。因为这份工作,我认识了前男友。那时,他追我追得很辛苦,我被他打动了。我的工作单位在外地,因为离家太远,家里人都让我把工作辞了,回郑州。我和男朋友过上了两地生活,偶尔他会来郑州看我,他太忙的时候我就去他那里。其间,我见过他的兄弟姐妹。就这样一转眼5年过去了,我的年龄也从20岁拖到了25岁。他的电话号码在这5年里总是换,害得我总是找不到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总说是工作需要,可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也不见他打电话给我,总是玩失踪。

我的年龄越来越大,每次家里人问我:“你们两个相处得到底怎么样啊?要是差不多的话,也该结婚了。”我这才觉得,是应该让这个事情有个明确的结局了。

我从郑州乘车到了他们的县城。这次我知道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那个人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我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怎么谈了5年的恋爱居然有这样的一个背景,我无意间充当了一次“第三者”。

本来这段往事完全可以不提,但我想说的是,这个男人让我丧失了对男人和这个世界的信任。此后我很长时间不愿意再提感情的事,直到遇到了青杨。

我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虽然青杨其貌不扬,个子不高还有点胖,但是他给人以宽厚的感觉。我们在一起非常和谐默契。第一次见面,我就有一种直觉,彼此是生命里的另一半。认识四个月以后,我们就决定结婚了。

他对我提起过,认识我之前,他有一个女朋友,她的名字叫灵。不过因为那个女孩子嫌他长相不好又没多少钱,早就分手了。我和青杨开始谈婚论嫁的时候,灵又有些后悔,曾经回来找过他,有想和他复合的意思,可是他没有同意。

嚣张的“第三者”

我和丈夫的婚后生活很恩爱,极少吵架,即使闹一点小别扭,也很快就好了。每天上班之前,他总会亲亲我,抱抱我,说:“老婆,我上班去了。”

后来,他调到了外地工作,一个月只能回来三五次。如果他回郑州看见家里没有我,就会满世界地找,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然后说:“老婆,你就在那里等着别动,我这就去接你。”就这样过了两三年,我们的儿子出世了。记得快到预产期的时候是冬天,我们要是有点小口角,我就从被子里面钻出来,冻在外面说:“我冻你儿子。”面对我的任性,他总是那么宽厚,一伸手就把我揽到被窝里,他的手干燥而温暖。

儿子和他似乎心有灵犀,虽然他每个月回来不了几次,而且回来的时候总是深夜。每次他回来以后说:“儿子,我回来了。”儿子那时候不管睡得多香,都会睁眼看看他爸爸,然后才闭上眼睛继续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