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坚持一夜后,天亮我们还是越轨了

2016-10-17 17:05 weila

婚姻了无生趣

我与丈夫垦钦(化名)相识于1994年。那时,我刚分到一家单位上班。整个部门,就我们两个单身,他非常积极地追求我。

垦钦是一个非常节约的小伙子,很会过日子。他有一条裤子,已经旧得不成样子了,但仍然在穿。我母亲认为,从这一点来看,垦钦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那时,垦钦很受领导器重,马上要升迁。我父母极力撮合我们,他们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我一点都不爱垦钦。

我总觉得,没有爱怎么可以共同走过一生?于是,我有了生平第一次和父母的抗争,提出不与垦钦交往。然而,最终我还是在父母的威胁中选择了妥协。父母说:你如果不同意,以后你的婚姻我们不会再管。

婚后的第一年,我已经无法忍受他的一切。由于家庭背景不同,父母的教育也不尽相同。从小到大,我吃有吃相,站有站相,为人处事,都很有礼貌。垦钦来自农村,吃饭的时候,衣服和裤子上到处是油印,只有对他有帮助的人,他才会非常热情地加以对待。

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加在一块儿,让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在我怀着儿子6个月的时候,我跪着求他离婚,结果没有成功。生下儿子后,我只对母亲说过一句话:跟他结合,除了儿子,我一切都后悔。

母亲当时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她心中一定也很痛。

我很想好好经营这段婚姻。在后来的日子中,我一直都在调整自己的心态。但家庭背景及受教育方式的差异,让我们一直无法用心来交流。渐渐的,对他的一些言行,我也不再有开始的怒气了,或许我的心已经变得麻木,我已经放弃了对爱情的追求。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我得承认,垦钦是一个对家庭很有责任感的男人,挣的钱从不乱花一分。就是他的这份责任感,让我在后来的日子中日渐平和,安慰自己说:这世间的福分,不可能每个人都占全了,罢了,就这样过吧。

就在我准备安然接受这了无生气的婚姻时,我的生活里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彩虹,只是这彩虹是那么的让我充满罪恶感。

  相约只做知己

今年的5月22日,在网上我认识了他——风叶,一个让我第一次有了爱的感觉的男人。

我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以及难以言尽的默契。很多的观点,还有为人处事的态度,我们都是那样的一致。风叶让我有了37年来不曾经历过的相见恨晚。

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对方的下一句想要表达的想法,有时甚至同时打出一样的回答。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的心都会懂。交谈中,他谈及他父亲的身高,谈及患有小儿麻痹的母亲,谈及他17岁开始工作的艰辛及卑微,也谈及到他与爱人的无法沟通……这些讲述,我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厚重与真诚,对这个男人的过往,有了心疼的感觉。我知道这种心疼有别于同情,我也知道——我是爱上他了。

3次投机的聊天后,我意外地主动将电话留给了他。我有预感,我与这个男人之间会发生什么。10天后,我们见面了。风叶高高大大的,笑起来非常英俊,我的心怦怦直跳。

从那之后,风叶偶尔会因为工作来到我所在的城市。无论多忙,我都会想办法见他一面。见面后,很多时候我们都相对无言,没了网络上的那种畅所欲言,只为了近距离的一次次默默相守,只想在一起坐坐,说说话。

我们都不是喜欢直白表达的人,都觉得很多暧昧的话语,都不足以表达我们之间的这份情感,会有亵渎。但这种在一起的微妙细腻感受,却让我们乐此不疲。

就这样,在日复一日的交往中,我们都对对方有了更深的依恋。

我们相约一起到宁波去玩。站在波光粼粼的湖水里,我突然感到眩晕。在那一刻,我很希望他能牵着我的手,有一次十指相扣的相偎相依。但话到了嘴边,我还是没有说出口。晚上,回到宾馆后,我谈起这件事,他说,当时我也想牵你的手,但怕勉强了你。

晚上,我们同居一室,但是睡在两张不同的床上。他不曾有暧昧的言语及举动,在这个情欲满天的社会,正是这份尊重,让我对他有了更深的牵挂与爱恋。

在宾馆,我们都为对方干洗了头发。在归途的火车上,他为我剪了一次指甲。当他握着我的手时,我心里有太多的感受,多希望这一刻能够静止。

我们说过,只做知己,不做情人。为了这份约定,我们一直在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