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再见幼时情人,我们在医院缠绵

2017-07-21 17:05 weila

  情逝

2005年的一天,阳光里。看女儿在唱着童谣跳橡皮筋。娇小灵巧的身姿,跳跃着,就像风中的莲花在金黄色的阳光里一点一点地打开花瓣一样,那么美,那么美。看着看着,我的心就要碎了。我想这个家就要结束了吧。哎,结婚快十年了,不说婆婆的是是非非;不说我和他虽是夫妻,但心的距离就像隔海的观望者;不说他对我是多么的冷漠和无情,只说生了个女孩,我便沦陷到了万劫不复之地。只说从女儿八个月起,他的婚外情就开始上演。

孩子两岁时,我亲耳听见那个女人描绘他们在一起的种种。我说如果你们相爱,我会选择成全。他则发誓痛改前非。看着女儿我说,“为了孩子,我给你一次机会。似乎改了,可不久又故态复萌,而且开始动手。小小的女儿就会用瘦弱的身体试图遮挡:“爸爸,别打妈妈了。”抱着女儿,哭。日复一日,痛苦,彷徨,自杀。可是终究还是活了下来……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因为面子,妈妈坚决反对我离婚。加上我不忍让女儿拥有残缺的爱,所以,名存实亡的婚姻一直在继续。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加上尽人皆知的婚姻不幸,单位照顾我早早办了内退。尽管他从不交工资给我,但我的钱也够女儿和我的开销。慢慢的,我也就不管常常夜不归宿的他了。哎,将就着过吧!可是,当昨晚他再次说出“你不是有病吗?你怎么还不死呢?”这句话时,我的心真的死掉了: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可怕,没有感情的婚姻最可怕。我知道,他对我已没有情分,哪怕一点点。

牢笼

命运总是让人无法捉摸。就在我下定决心要结束这段婚姻时,我竟怀孕了。妈妈说,生下来吧,是个儿子或许就能唤回他的心。孕育生命,对我来说,是对生命极限的挑战。这一切,做医生的我自然懂得。但是,为了女儿的快乐,为了这个家,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即使拼上命,我也舍得。是男孩。小猫一样脆弱的生命,体重不足两公斤,健康状况不是太好。而我,被医生们从死神手里硬拉了回来。可我的努力没有改变什么。面对有病的儿子,他自然不开心。面对体弱的我,他没有一点点疼惜。我身心俱疲。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他对我好,我有希望,哪怕是仅仅对孩子好,也有希望。可……更不可思议的是,婆婆竟然开始指桑骂槐说不干好事的人当然生不出健康的孩子。

无数个以泪洗面的夜,我都在问苍天:究竟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是想拥有普普通通健健康康的孩子,平平淡淡幸福的家庭都不可以吗?苍天无语,泪濡湿了枕巾,无人看见。女儿已经安睡,儿子那么小。而他不知在哪里销魂。是,我宁愿他不回家。他不会理会有病的儿子,他不会理会半个月一直打点滴的我,他不会给可爱的女儿好脸色--我们统统欠了他的,他给我们的只有打骂!不断的长长短短的吵打和冷战。暴力、冷暴力使我们的感情彻底冻结。同一屋檐下的两颗心有着千山万水的距离。我隐忍,他还是得寸进尺。那天,他竟然诬蔑我和远方的亲戚有染。我说,“你也太伤人了,我毕竟是你的妻子。”他说,“如果没有关系,只有傻子才肯借钱给你。你的病能看好吗?到时找谁去要钱啊?”看着他不断嚅动的嘴,我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是的,我离开了家。那个没有一点点爱的牢笼。

  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