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愧疚丈夫抛下小三付30万分手费

2018-03-14 17:07 weila

当范昕不停地灌瑶瑶酒时,我很愤怒。那一刻,我才深刻地体会到瑶瑶在我生命中的地位,她早已经融入我的血液中。夫妻在一起久了,是像左手摸右手,可有谁会把自己的另一只手砍断呢?我向范昕提出分手,我给了她30万元。她本来不要,我说:“拿着吧,你不拿我一辈子都不安心。”

  砸出来的良缘

2012年11月3日,武汉。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妻子瑶瑶的四十岁生日宴会正在举行。

瑶瑶的脸上已有了岁月的痕迹,可依旧美丽。依稀间,我又回到了初相遇的那一年。那是1991年初春,鄂皖边陲的一个小县城里,我练习投篮时不慎砸中了一个女孩,她捂着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远处,有人在喊:“瑶瑶……”

当时,我只觉得,这个女孩真漂亮,名字真好听!

从相识,相恋,到走入婚姻生活,整整21年过去了,无论她是我女友,还是我妻子,无论时光在她脸上留下何种印记,我一直喊她“瑶瑶”。每每喊她的名字,我都能感觉到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可生命中,往往充满了诱惑。

宴会上,大家轮流敬酒,深居简出的瑶瑶显然不怎么习惯,应对之间显得格外笨拙。我很内疚,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她已经与社会脱节了,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和女儿。

几轮酒敬下来,我的手机响了。“腾锋,你请了那么多同事,怎么不请我呀?”范昕娇柔的声音从那端传来。“别胡闹了!”我走到角落,压低声音说。“我没胡闹啊,我还给你老婆买了生日礼物呢!”

话音刚落,我就看见范昕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只礼品袋。“不好意思,一心想挑老板娘满意的礼物,结果忘了时间。”范昕显然精心准备过,妆容精致,衣着性感。我和范昕的事情,瑶瑶应该是唯一一个不知情的人吧!她一开口,原本热闹的包间迅速安静下来,大家都埋头吃菜。“这是公司的小范,别看她年轻,业务能力很强!”我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给瑶瑶介绍。

瑶瑶腼腆地笑了笑,接过范昕的礼物。席间,范昕不断地给瑶瑶敬酒,瑶瑶本不会喝酒,又不懂拒绝别人,几杯下肚,脸就通红,人也站不稳了。范昕却还在说:“老板娘,我代表公司的女同事再敬你一杯,你是贤妻良母,是我们的偶像啊!”

我怒了,站起来说:“这杯我替她喝了,你这么喜欢喝酒,待会儿这里喝不完的都送给你!”

瑶瑶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声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啊!”

这个傻女人,一直都是这么善良……

  最坚强的后盾

21年前,我是小县城里的红人:刚分来的大学生,也算是相貌堂堂,前程似锦。那时给我介绍对象的人很多,主动向我示好的女孩也不少。可当她们深入了解我后,都不约而同地打了退堂鼓。因为我有一个瘫痪在床的母亲,还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妹妹。

认识瑶瑶前,我和两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女孩接触过,可当我指着躺在床上的母亲对她们说,我和母亲是不能分开的,我要一辈子养着她,而且我母亲的医药费也不能报销时,她们都目光闪烁;当看到我还在读书的妹妹时,我从她们的眼神中读到“放弃”二字。

我10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是母亲一人抚养我长大,因为劳累过度,母亲得了一身的病,最后甚至卧床不起。当我对爱情,对婚姻绝望时,一个篮球让我砸中了瑶瑶。和所有小城的女孩一样,得知我从名牌大学毕业,她眼里满是崇拜。她第一次走进我家,看见我母亲时,她说的是:“今天太阳这么好,你背阿姨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我把被褥晒一下,这屋里潮气太重。”她在我家忙了半天,又去菜场买了鱼,给我母亲炖汤。母亲开心地流泪了,她拉着我的手说:“儿啊,这是个过日子的好姑娘啊!”

虽然瑶瑶只是个临时工,初中未毕业,但善良的她从此走进了我的心。

当我35岁,在工作中遭遇挫折,愤而辞职投身商海时,她也只说了一句话:“人只要能动,就饿不死,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吧!”

这十年,在商场几起几落,我从未惧怕过。因为我知道,就算我沦为乞丐,也会有个温暖的家等着我。

  再爱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