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狠心老婆出轨 让闺蜜来陪我同住

2017-06-23 17:07 weila

“这个罗薇,是我的女人!”很久以前,我在哥们兄弟聚会时,常带着薇儿,并这样自豪介绍她。她会假装羞怯得往我怀里一靠,露出大大的笑容。在哥们儿艳羡的目光中,我就会有点小得意,自然喝酒畅快,埋单也很爽快。

我和薇儿大学开始恋爱,薇儿很漂亮,是中文系的系花,当年追求她颇为艰苦。毕业后的两年里,我们一起来到北京,成为“北漂”的两个成员。她在一个房地产公司上班,我则应聘到了一家杂志社主编,上班后,只能早晚见面。薇儿是个爱热闹又有点小情调的人,尽管我们工资微薄,还是选了一个比较宽敞明亮的房子租下来,它几乎耗费了我们一半工资。

同居后我们朝九晚五见面,只有周末,才会在一起待一天,所以我格外珍惜,会提前计划去看电影还是去打斯洛克,或者逛街,给她买漂亮的裙子或是别的。

有时候,她会叫上小洁,我们三个一起去逛街,逛累了就去肯德基海吃。有时候我不情愿小洁的加入,但是只要薇儿喜欢,就不去反对。小洁是薇儿的朋友,可以说亲密无间、无话不说那种吧,我觉得她长的不好看,有时感觉怪怪的,最主要说话让人觉得八卦。

每个周末都会有小洁的出现。

有一次周末,我们像往常一样去逛街,我揽着薇儿,薇儿牵着小洁。小洁觉得口渴,打算去买三个椰子,就在小洁去挑椰子的时候,薇儿忽然问我:“小洁不错吧­”我以为是自己的举动有什么不妥,让薇儿吃醋了,就半开玩笑的说“小洁吗­很不错啊……不过,比你就差远了。”

薇儿想说什么,小洁回来了,就没说下去。小洁把第一个椰子递给了我,又给我吸管,我赶紧把吸管插上递给一旁的薇儿。我不喜欢这个细节,她不应该先给我的,我想。小洁把第二个再递给我,我插上吸管,自己享用起来。

不知道是在一起久了觉得平淡还是别的,薇儿开始回家闷闷不乐。薇儿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以前在学校是艺术团的骨干,经常组织一些庆祝活动。我想两个人是不是太过孤单呢,就组织北京一伙哥们经常聚会,薇儿很会猜拳,也会喝酒,和我一伙哥们混熟了就时常和小痞子一样

“哥俩好啊……五魁首啊……”我就在旁边笑:“老婆,你淡定一点…别当悍妇呀……”但那种兴头上,她根本听不进去吧。

恰好哥们里也有个很能猜拳喝酒的,他叫华易,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他上完高中就出来混了,现在当了少有的年青老板,经营一个咖啡厅。薇儿和他棋逢对手,很多时候,聚会的气氛都是薇儿和华易来主导的,有他们在,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

只是薇儿回家依旧表现的闷闷不乐,我问她怎么了,她很奇怪的反问:“假如我想离开你,你会不会恨我”我说:“老婆你喝多了吧,没事,睡一觉就好了。”然后就把她扶到洗漱间,倒了热水为她洗脚,再抱她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清是什么。就那样心神不宁在下楼梯崴伤了脚,医生说很严重,最短需要休息一个月。碰巧薇儿公司安排她出差,要去深圳,这样一来,我躺在家里就没有人照顾了,拄着拐杖走来走去又不方便。哥们儿有哥们的事情,不好意思叫来,再说一大男人照顾一大男人总觉得有点憋足吧。薇儿说,楼下有个单间,租金不贵,租一个月,让小洁过来照顾你吧。

我说:不行,这怎么行呢?

薇儿说:这有什么不行,小洁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就这么定了,我要出差很久呢。再说,小洁人很好,你放心好了。

薇儿把房子的事情搞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中午时分,我家的门突然开了,原来是小洁,她晃晃手中的钥匙说,这是罗薇给我配的钥匙,可别以为是贼哦。我说哦。

虽然一开始我是对小洁有点不好印象,但是她天天劳累安排我的生活起居,为我做饭洗衣服,看她那忙进忙出的清瘦身影,我隐隐对以前对她不好看法有点歉疚。其实她也并不是怪怪的,就是喜欢讲很多话,什么话题都能讲,为我打发了无聊的时间,这也很好。其实她的样子也不算坏,有着两枚浅浅的虎牙,只是笑的时候嘴角的弧线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