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才结婚半年 小我23岁的老公另结新欢

2017-10-06 17:08 weila

  1.独处的岁月,寂寞而安宁

30岁那年,突然有了某种顿悟,我郑重地告诉母亲:“妈,我觉得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找到喜欢的人了。以后别再为我张罗相亲了。”母亲当时就红了眼圈:“傻孩子!妈哪能跟着你一辈子,不找个人做伴,你以后怎么办?我想,青云不会回来了。”“妈,别提他了。你也别勉强我,吵吵闹闹的夫妻,也没啥意思,还不如独身自在。”母亲没多说什么,但此后再没要我去相亲。

青云是我的初恋情人。一个风度翩翩的帅医生。被分配到一个偏僻的小县城,他不甘心,努力奋斗考出了国。此后我们就没再联系。他偶尔还和我母亲通通电话。母亲住在单位的老屋,电话、地址一直都没变。

年轻的时候,我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家世不错,名牌大学毕业,长相嘛,用现在的话说,回头率不低。除了青云,其他的人没法入我的眼。比较来比较去,同学的孩子都满地跑了,我仍是单身独处。

我得为以后打算。分配的单位不是很理想,干了几年,我下海了,和亲戚合伙做生意,略有小成。这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不用操心生活,也不用上班看人脸色。我不喜欢结交陌生人。没必要,也怕人家背后指指戳戳:“瞧,她就是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处女。”我每日陪伴母亲,或四处会同学,闲聊一会儿。我都骑自行车前去,不管远近,只要不赶时间。一则消磨时间,看看外面的世界,二则也算顺便锻炼了身体。

几年前,母亲因病去世。我顿时失去了生活伴侣和精神寄托,在旧居终日哭泣,忍耐不下,索性另外买了套房子,搬了过去,免得睹物伤情。在家做饭煲汤,洗衣打扫,看看报纸,骑车看看老同学……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寂寞,但宁静。对感情,我早已断绝念想,也不必操心打扮自己,母亲以前置办的衣物已够我穿用。老友送我一件漂亮大衣,不见我穿,问是不是不喜欢。我说,不是,只是几十年来,习惯了穿母亲买的衣服。

  2.打错的电话,突降的桃花运

2004年10月的一个早上,电话响了。陌生的号码,一接,是个稚嫩的声音,他似乎愣了一下才说:“我找一个女的,怎么是个男的?”我笑道: “我是女的。”“不好意思,打错了。”这样一个小插曲,过了也就过了,下午却接到一个短信,问我到底是男是女。我觉得有趣,和他聊了起来。

打错电话的正是齐小帅,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知道他老家在外省一个乡村,他独自在武汉读大学。他也知道我独自住。我们年龄差距是23岁,我绝对不会想到有什么可能,无非是偶然认识一个朋友罢了。不久,他提出来我家玩,我爽快答应。

他高大帅气,脸上还有些稚气。一进屋就叹道:“你一个人住这么大个屋,晚上不怕?”“我没结过婚。一个人惯了。你看到那边那个大电视没?我其实看得不多,但每天都开着,屋里显得热闹些。”那天,我做了他喜欢吃的牛肉,熬了排骨汤。如招待老友,兴高采烈。我这屋子的访客实在很少。

他学校离我家远,管得紧,他不能常来,我就周末去看他,先问他想吃什么,然后买水果买零食,甚至煲汤送去。我当时没多想,只是觉得生活里有个人可以在精神上与我相伴,我就愿对他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奇怪的是,每次去他宿舍,都只他一人在。

一个多月后,他开始给我写信,寄照片,说要追求我。我一笑置之。他却热情似火,每次来都特勤快。他居然还会做饭,很多菜都做得有模有样。当他提出要求时,我犹豫了,难以接受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小我23岁。他光洁的面庞和我额头上的皱纹都叫我忐忑不安。但他再三劝说保证,我忽然软弱下来。旧的生活终结了,但新的担忧却开始了:我和他这样,到底算什么呢?

很快就到了春节,我想躲开,就跟他说要回南方老家过年,给他留下一些钱,叫他买些礼物回家,看看父母,他坚决不要,也不要我走。我执意走了,在舅舅家才住了两天,小帅就打电话来了:“我对你是真心的,别的女人,谁也没你对我那么好。我想你,你不在,我就自残了。”鬼使神差,我赶回来了。

3.我帮他发展,他承诺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