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前几天,陪同两个日本客商去江苏某厂洽谈生意,一整天的唇枪舌战之后,战果还算不错,厂家为我们安排一家当地比较不错的宾馆,用餐过后,我们三人连同司机到了指定房间准备休息。时至一月中旬,这里的天气正是最冷的时候,我单独住一个房间,一进房间我便检查门窗是否关严实,顺手将窗子紧紧锁上,呵,出门在外,小心为妙。一天的忙碌,现在觉得真的有些累了,关掉电视,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夜半,我从一阵吵闹声中醒来,外面似乎有很多人走来走去,操着不同地方口音的房客们议论着:

“哎!这是谁呀,怎么这样啊?吵死了。”

“就是,也不嫌丢人!家丑不可外扬啊!”

“那男人也真是的,保密工作太差了,闹到这份儿上,看他怎么收场!”

“哎,说来这女人够可怜的!”

我勉强睁开被灯光刺得有点疼的眼睛,贴在门镜上看了一眼,只见一个体型已经有些发福、一头披肩大波浪、穿着咖啡色羊绒大衣的中年女人,指着隔壁房门破口大骂:“李XX,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边,还有那个狐狸精,狗男女------”中年女人渐渐由痛诉转至脏话连篇。只见那女人咚!咚!手脚并用,合力击打那扇充满邪恶的房门,楼层里的房客已经全部被惊醒,保安也赶来了,但中年女人的手死死拉住那个请勿打扰的门拉手不肯松开,轻意接近不得,弄得保安和值班经理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看来,女人发威的时候,还真是没人能挡。

虽然门外如闹市般的喧闹,但那扇门依然紧紧的关着,没有一丝动静,甚至让人怀疑里边究竟有没有人,即便有,不知道房间里的人该是什么样的狼狈象。

一名管理人员上前劝道:“女士,您先消消气,先到楼下坐一会儿,我们确认一下,或许是您搞错了。”

“不可能错,他的车就停在你们楼下,我看到了,要是错了,他们为什么不敢开门?”

“那或许是他把车停放在我们这儿,人到附近办事去了,”

“我已经问过前台小姐了,李XX,就在这个房间,而且里面是两男两女,你不要再废话了,否则我揭发你们提供卖淫场所!”

中年女人继续摧残着那道门,满脸泪水的扑在门上哭喊着。。。。我从半开的房门口听到有人议论,据说她已经在大街上找了半夜了,因为老公是开着车子出去的,所以目标比较大,她一家挨一家宾馆去找,终于找到这儿来了。哎!可怜的女人!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等待那扇紧闭的门打开后的情景,但终究没有动静。我关紧房门,反身回到床上,正想躺下时,忽然听到有人敲窗子,吓得我一身冷汗,心想:不对呀,这可是七楼啊,难道-----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紧跟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几近哀求道:“朋友,我是隔壁的,帮帮忙,我老婆把我堵到房间里了!”

我这时才有点明白过来,中年女人的老公,真够“难为”他的了,这么高的楼,多大勇气才能从隔壁窗子爬过来啊,宁肯冒着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危险也不肯开门,真是个“爷们”。我心理生气,不过,想想这么高的楼,别出人命,赶忙打开窗子,一股冷风夹着那个男人踺步落到我的房间里,高频率的给我行了几个礼,两手不停的做出半投降的姿势,毫不吝啬的甩出一串:“谢谢、谢谢----”便直奔门口逃去,贴在门镜上观察外面的动静,并伺机小心的打开一条门缝,瞄了一下密度逐渐变大的人群,小心翼翼的踱出门外,接下来,我估计他是以闪电的速度行进的。连门都没来及给我关上,我无奈的笑了笑,关上房门,门外依旧在吵闹,我睡意又上来了,也无心去关注了。不知什么时候,楼层平静下来,人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没人知道这场风波平息的真正内慕,而我也在“助人”还是“助孽”的矛盾中睡去。夜又开始正常的继续它本有的安静了。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听同行的司机说,后来门开了,里面是一男两女,胖女人和那位男房客也是相识的,她把能翻的地方都翻遍了,一无所获,回头指着男房客问:“他到哪去了?”“我不知道,他没有来啊!”“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