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泽问到她的头上的时候,她就说,自己今天参加安丽公司,要听课,要找下线,要参加公司的活动---------明天又会说,朋友们准备搞什么抽奖,可以赚大钱--------泽一脸的无奈,英说的这些事,泽早就听说了,至于安丽他倒是没少领会精神,怪不得英给他买了好多安丽的产品给自己享用,不过效果还可以,这个泽也就不说什么了,花钱买自己需要的东西,无可厚非;但英说的那个抽奖,纯是骗人的把戏,泽不止一次劝英离那些人远点,别把自己折进去!英只是无所谓的说,没事儿,他们有后台撑着的,放心吧!泽的话,现在都变成英的耳旁风了,不起什么作用了。泽觉得自己以前是英心目中的神,现在他觉得自己降职了,而且还是一降到底的那种。

泽请了两天假,再加上双休日,时间还算充裕,带着些许的不安踏上回家的列车。他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是前些日子和妹妹说起过大概这几天会回去,但也没有说具体日期。泽到家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多,家中没人,看样子英昨晚好像没回来,他想或许是在岳父那儿,拨通了电话,得知英昨天早上把孩子送过去后,就再没回去过,泽心中的不满情绪高涨起来,他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把女儿接回来。

英直到中午也没见人影,泽带着女儿在街上逛了逛,

女儿看到卖风筝的,就吵着要买,摊主边夸风筝边夸小姑娘多么多么可爱,生怕这个大客房跑掉,泽精心挑了一个,正准备付钱的时候,摊主说了句话,让泽不舒服了好一阵儿:这小姑娘真聪明,说话也好听,是孙女还是外孙女呀?泽盯着摊主看了一会儿:“孙女和外孙女,还有什么价格优惠吗?”摊主无语,可能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多嘴了。

泽在母亲那饱餐了一顿,好久没吃家里的饭了,觉得特别的香,母亲看着儿子,眼泪不住的往外流,说是自己想泽,想让泽放弃外面的工作回家来,问原因,她也只是说想念儿子,弟弟、妹妹也附和着母亲,泽什么也没问出来,泽想,或许是自己太多心了,也许只是庸人自扰之。

下午,泽约了几个要好的哥们,准备聚一聚,因为英还没回来,又联系不上,他在路上顺便给英买了一部手机,觉得这样以后就能随时找到英,也不必这样为她担心了。兄弟好久不见,肯定是要喝个一醉方休,大家正尽兴的时候,只听东子将酒瓶子用力朝桌子上一敲,舌头打着卷说:“大哥,兄弟这么多年,一直特别敬重你,有些话,作兄弟的不得不说。”这时一个哥们拉了他一把:“东子,你喝多了!”东子连头都没回的用力一甩,继续说:“大哥,今天咱都不是外人,多少年的兄弟了,我觉得这事儿不说,那是我对不起你,

全世界都知道了,就瞒着大哥你一个人,兄弟我真TMD不是滋味儿啊!”“泽边拉着东子找准位子坐下,边笑着说:“你看你,又喝大了,什么事儿,说吧,哥哥我听着呢!”

“你那个小媳妇,得修理修理了,在外边乱七八糟的,不能这样下去的,大哥,你不在家不行啊!她居然和XXX搞到一起,还---------”

泽顿感头部供血不足,他努力晃了两下。泽已经从几位兄弟的表情中,肯定了东子的说法,泽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忽然间手都不知道朝哪里放。东子提着酒瓶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说:“大哥,我不想刺激你,只是这事儿再这么闹下去,你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你说吧,要兄弟们做什么,只要兄弟们能帮上忙的,你喊一声就是了。”泽只看见东子的嘴在做着各种各样的造型,至于说的是什么,泽已经无法听到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发挥作用了。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当他大脑意识清醒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那张大大的双人床上,他忽然想起了还没有去接女儿,他答应过女儿晚上要去接她回家的,但他看到已经凌晨一点了,英还没回来,泽努力回想着他所经历的一切一切,他借着尼古丁的力量,让自己更清醒一些,现在他又明白了许多以前难以解释的现象,英的夜不归宿,妹妹的电话,母亲的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