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泽的思绪渐趋平静下来,他自己也奇怪,自己为何会平静的这样快,或许他早已对这样的结果有所准备吧,从和英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就觉得他和英是不合适的,不论在任何方面。泽正望着天棚发呆的时候,听到有人开门,英回来了,她看到泽的时候,并没有吃惊,看来她已经在回家之前得知泽回来的消息了,英面带微笑的说:“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去接你,女儿在你妈那呢吧?我打电话到我爸那,他说你把孩子接走了,晚上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又去唱歌了------”英一直在说着,很自然的说着,泽一脸的平静,只是淡淡的说:“累了吧!我也困死了,和几个哥们喝大了,头晕,休息吧!”泽翻了个身,睡下了。英没有再说什么,洗漱了一下,便偎在泽的身边睡下了,泽打起了鼾,直到泽感觉到英已经睡着了,才停止了鼾声,平静的夜就这样过去了。

英早早的起来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又拉着泽一起去买菜,去接女儿,去逛街,倒也满温馨的,泽忽然觉得对这种温馨的感觉很依恋,英一整天都没有出去,变着法儿的做各种好吃的,讲各种笑话,泽发现英会很自然的讲一些“超”黄色笑话,他很怀疑这些笑料的来源。泽一直很平静,他想尽量像以前一样,因为他看到女儿和自己还有英在一起的时候是多么的快乐,

这个小东西,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而泽觉得,这个错是他铸成的,他必须承担,小家伙太可爱了,他真的不忍心让她受到伤害。

泽提前回京了,说是公司有急事,英依旧说了些关心的话,她想去送泽,泽拒绝了,说是不能让孩子一人在家,女儿扒在窗口,挥动着小手:“爸爸,你啥时候回来呀!我想你!”

“爸爸很快就回来看你,在家听妈妈话!”泽的眼睛湿了。

“哦,爸爸再见!”

“再见!”泽用力朝天上看了几眼,大踏步的走出了楼门口。

接下来的日子,泽每晚都会失眠,他清楚,这并不是伤心,他明白的感觉到,自己没有像第一次那样伤心欲绝,反而更加清醒,就像是春天种下一颗苦果,在既定的日子把它收了回来。云的出轨,他觉得失去一切,觉得什么都做不下去,甚至想到死;而现在,他没有那些想法,只是想更努力的工作,但烟抽的了。泽决定让东子把英的事情查一下,他想知道具体的人是谁,东子劝过他,不要查的太清楚,如果觉得可以挽回,就好好谈谈,接着过日子,不成的话,就痛快离婚,别给自己添堵,这事儿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讲,是极大的耻辱。泽的想法比较简单,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因为离婚而变得很惨,自己已经离过一次了,不在乎离这第二次。东子在最短的时间内,

搜集到英的行踪情况及涉列人员,让泽想不到的是,在英的“秘友”中,居然有一位是岳父家对门的邻居,泽每次回家的时候,英都要叫上他一起喝酒,还称兄道弟的,现在想起来,泽真的有点发抖。另一个是英的麻友,而且是自家小区里的,近的不能再近了,经常和英一起吃喝玩乐。还有一个更出乎泽的意料,对方居然是一个小英好几岁的学生,是在网上认识的,泽真的有些气愤了,然而他更气愤的是,英的涉猎对象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他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他心中生出了恨,但他现在不想惊动他们,这些年在外工作,再加之第一次婚姻的失败,他觉得自己应该增长的不只是年龄和收入,还有这个年龄的男人应该有的沉着与冷静。

泽依如往日的给家里打电话,给家里寄生活费,但他寄的不再是全部的收入,他觉得自己有理由这样做。他将自己投在妹妹养殖基地的股份,全部转到自己母亲的名下;借给弟弟、妹妹的钱,他也已经打电话通知他们现在不要还,因为这些钱都是没有借条的。泽这样做理由很简单,他害怕自己像当年一样被扫地出门,怕自己再失去女儿,所以,能想到的,他想尽量做到。

泽因长时间失眠,常常会一个人泡在酒吧里,听着有些哀婉的音乐,桌上是大堆的烟蒂和成排的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