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我不信,这两个女人怎么解释?”“不信,你可以找啊,我是害怕,以为是我老婆呢,所以半天没敢开门!”“你!!!!”。我们几人听后,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那男人回家后,还要怎么圆这个谎呢!可怜的女人还是可怜的男人呢?

泽是一名转业军人,180的个头、英俊潇洒,甚讨周围女孩子的倾心,在父母的催促下,没多久,泽从诸多备选的女孩儿中选择了一位自己心怡的人云做了自己的妻子,准备开始二人的幸福生活。

泽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人,无论是对妻子还是对父母、兄弟姐妹,从部队回来以后,他一直在寻找出路自谋职业,想改变一下家境——自己的小家,还有父母兄妹们的境况。结婚没多久,泽便和妻子云开了一家精品时装店,从此泽便起早贪晚、不辞辛苦的上货,卖货,为了省钱,宁肯自己搬运货物也不肯雇工,上货途中也只喝开水,啃面包。妻子云也是个能干的女人,能说会道,泽不在家的时候,她一个人打理店内的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二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把一个精品店,逐渐发展成一家颇具规模的精品批发兼零售店,生意越来越忙,当然,付出后的回报也是很可观的,二人在第二年初就购置了一套新房,并帮助弟弟完了婚。每每夜半,泽抚着妻子渐渐隆起的肚子,幸福的像个孩子。

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妊娠反应也越来越严重,泽便叫来自己的妹妹和妈妈来照顾她,但云的脾气却越发的坏起来,动不动就对着小姑和婆婆大吼大叫,泽更是难以幸免,不过,大家都认为云是吐的难受,想发泄一下而已,不去计较。因为云在家待产,店里只剩泽和一个小店员,实在忙不开,泽便和妻子商量再找个人帮忙,妻子没多加思量便举荐一人——她的高中同学,据说也干过时装店,后来亏损了,曾经给云介绍过不少客户,云说这人很可靠,脑瓜又灵,泽犹豫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答应了妻子的要求。

云的所谓同学,姑且叫他成吧,瘦高个,人还算精神,但看上去,并不像云口中所说的那种老实人,当然,旁观者未必清!成做事还是比较利落的,处世比较圆滑,应付索事也有他独道的一套,口才更是没几个人能比得上,那叫一个能侃。云的身子一天比一天重,泽又经常到南方联系货源,店内的事情多半是泽电话摇控(当然,云也是电话不断的),执行人自然就是成了,实实在在的一个大管家。

云终于生了一个八斤多的儿子,她在家庭中的威望更高了,泽不顾白天的劳累,整夜在医院陪护着,脸上还是一直挂着傻乎乎的笑。

在医院住了近七天,泽的弟弟借了辆车,准备接嫂子回家做月子,但云刚好了没几天的脾气又上来了,执意要回自己娘家做月子,这下可难坏了泽,因为在当地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嫁出门的女儿,是不能回娘家做月子的,云的提议遭到反对后,哭闹着不肯回家,说是婆婆这几天总是给她吃很咸的菜饭,故意不想让她的身体恢复,想害她。朴实的婆婆早已老泪纵横,蹒跚着离开了医院。泽被激怒了,欲言又止,他还是把通红的脸慢慢缓和下来,因为她怕妻子的情绪不好,会影响身体的康复,怕日后落下什么病根,那是一辈子的事啊!云和孩子被送回了娘家,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泽每天要往返店里、家、岳父家,还要买各种各样的补品,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慰劳老婆大人,看着白白胖胖的儿子,泽一身的疲惫都散了。

云在家修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准备回店里上班,泽不同意,他觉得孩子还小,需要母亲的照顾,本想等孩子大些再考虑这件事,但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对泽开始责骂,而且声调一声高过一声,泽怕周围邻居听到,一直不肯出声,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息这场自云怀孕以来时常暴发的战争,泽径自坐到沙发上抽起了闷烟,他不知道妻子为何如此的生气,他自认为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云并没有因为泽的不与之对抗而就此罢休,反而开始动起了拳脚,像支离弦的箭一般冲向沙发,毫无准备的泽脸上出现了深深的几道凹痕,慢慢的渗出红色的血,泽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手上的血迹,抬眼看了看云有点自知理亏而四处游走的眼睛,泽腾的一下站起来,吓得云慌忙捂住自己的头把身子缩了起来,泽重重的甩下一句话:“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