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泽没走几步就听到屋内又传来云那很有女高音天赋的喊叫声,紧跟着是一声如同炸雷般的轰响,泽停住了脚步,左右的邻居已经都聚在的过道上,泽飞跑着冲进门内,只见刚刚买了没多欠的29寸彩电形态丑陋的扒在了地上,泽的嘴唇在发抖,但他并没有说话,挥手一拳打在了化妆镜上,一股浓浓的血顺着泽的手流了下来,泽强压着怒火说:“我不打女人,虽然我忍无可忍!”“如果我们还要过下去,今天的事就算过去!”云终于安静下来了,泽重新迈出了家门-----

云回到了店里,孩子由她的母亲照看着,其实自从孩子出世以后,多半时间孩子都是放在她母亲那儿的,云说她的母亲细心,会照顾人,泽其实很不情愿的,但店里的事情实在太多,云又不肯在家照顾孩子,他已无力再去操心这些事了。

店里的生意异常的红火,当然,这里面也有成的功劳,店里又增加了好多帮手,看着这一切,泽的心情好多了,觉得这里才是让他饱尝满足的地方。泽时常的给成加薪,每次云都主张再多给些,说是成太辛苦了,人家一个外人,这么卖力,应该好好奖励一下的,泽觉得云的话在理,成的确很卖力,自成到店里后,拉来了好多自己以前的客户,给店里增益不少。

就这样,泽依旧时常去外地出差,云和成在店里打理事务,云也经常为成做点好吃的改善一下,店内的营业额也在逐日上升,似乎生活这样继续就是完美的。

初夏的黄昏,太阳极不情愿的落到了远山的背后,此时人们都如鸟儿般载着一天的喜或愁回巢了,泽这次去广州虽然很长时间,但事办得很顺利,和预期相比还是提前了几天赶回来了,而且给老婆孩子买了大堆的好东西,他知道店内已经下班了,就径自朝家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应该是吃晚饭的时间,路上没见什么人,走了一段后,发现前面有一对男女,刚开始泽没太在意,但又觉得有几分熟悉,仔细透过朦胧想看个清楚,他依旧朝前边走边打量着,觉得那女人像云,但又不敢确认,听那男人一直在高谈着什么事,像是在讲笑话,二人时而笑得弯腰顿足,时而互相撕打着,忽然二人停下了,隐约听男人说好像要小解,那声音是泽熟悉的,泽往前慢慢走着,有种不祥的感觉,他把眼睛眯起来辨认着:是云和成!

泽有一种异样的不快跃上心头,这个时候成应该回家了,怎么会-----泽没有出声,站在一棵树后观察着,云在路边等着成,成走到一棵树后旁小解,成忽地朝旁边一条不知从哪掉下来的一条高压线上淋了一下,只见那高压线啧啧的冒出了大串的火花,成大喊着云,快来看,快来呀,云没有一点犹豫的跑了过去看烟花了-------泽差一点摊在地上,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云为何执意要成来店里上班;云为何在孩子还那么小就执意要去店里,虽然她曾经抱怨店里太累不想去;云为何一再的夸成多么的能干,一再为成加薪;为何不喜欢下厨房的她,肯做好多好吃的送到店里来,就算那一切都是有来由的,可今天的一幕又做何解释呢?泽强打了打精神,决定走过去。泽走近云和成的时候,二人还余兴未消呢,泽的出现,自然让二人先是大吃了一惊,成的裤子滑落到了膝盖,他慌忙提起来:“大、大哥----”云只是呆呆的木在那里,泽平静的看了看二人的惨象:“我先走一步了。”

当云打开房门的时候,泽已将自己笼罩在一片烟雾当中,透过烟雾,听到泽深沉的说:“离婚吧,房子和存款及家中的一切,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儿子和店。”“我回我父母那住几天,过两天回来办离婚手续。”云满脸泪水,求泽能留下,不要离开她,泽没有回头,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最后看了看曾经寄托无限希望的家,曾经为之打拼的“安乐窝”,看着跪在地上满脸泪水的、曾经深爱的妻子,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夜色中———

故事到了这里,或许大家认为泽的第一段婚姻彻底的结束了,实则不然,插播一段离婚风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