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泽原本以为云会按着他的要求和自己离婚的,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变了,变的让人无法认识了,云执意不肯将孩子给泽,泽想通过法院来解决这件事,由此又引出更为惊人的一幕,云在法院公然声称泽无经济能力照顾孩子,说泽现在一无所有,另外孩子自从出生,都是由姥姥养着的,泽从未尽过父亲的义务-------泽的头都大了,云的另一句证词终于让泽昏倒在众人面前——服装店早已经被转让了,而且是在二人离婚之前就转让了,这就证明泽真的一无所有了。

心如死灰的泽,净身出户了,后来得之,是成和云合谋的这场戏,他们合伙把店给兑了出去。保住了钱,又留下了儿子。泽身上只有出差回来剩下的几百块钱,他觉得自己活得太窝囊了,真想一头跳进江里,落得个清静。后来泽准备过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他想买条渔船在江上做个渔夫,或许这样会好些,但他连买条船的钱都没有,他曾经找云要过,只要一条船的钱,总共也就几千块吧,但云没有给他一分,后来是母亲把自己的棺材钱拿出来帮他买了条船,泽从此开始在江上漂泊的生活,虽然孤单,却也没有了人性的险恶与丑陋,至少在当时他是更乐于满足这种生活现状的。

再来说说云和泽离婚后的境况,云后来也很惨,她被成骗了,连同存款和店,还有自己的人,都被骗得一塌糊涂。云后悔,但已经晚了。云不只一次找过泽要和他复婚,说是为了孩子,泽从没有理会,他甚至在泽以后再婚的时候还不断干涉,但泽没有一丝心动,在一次打假风波中,云得到了报应,有段时间乌鸡白凤丸在市面上卖得特别火,她开始做起了假药,生意好,她便一发不可收,越做越大,但不幸的是,最后还是被投进了监狱。泽去看过她一次,给她留了一部分钱,他说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儿子。

泽在江上漂了一年多,他决定重新面对生活,从头再来,因此他卖了船,开了一家小小的烤肉馆,店很小,他只找了一个女孩英做帮手。英小他十九岁,虽相貌平平,却是个特别勤快的姑娘,说话也动听,二人每天起早贪晚的忙着这个小店,泽负责烤肉收帐,英既是服务员又是帮厨,毕竟是小本生意,收入不高,但维持生计还是够的。

时间久了,英渐渐对泽有了一种莫明的依赖,她也一直是把小店当成自己的家,她曾经不只一次的表示出对泽的好感,但泽觉得她还是个孩子,从没当回事儿。泽认为自己的第二次婚姻应该慎重,

他想到云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一种难言的伤痛。离婚后,也有不少热心人给他介绍对象,但都没有成功,泽并没有觉得失落,他认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眼前最重要的是奋斗。

英从没有放弃对泽的感情,她觉得年龄不是问题,她也是个执着的人,她深知泽的过去,因此在生活上对泽是倍加的关心,可称得上是无微不至,泽的心中真的有些感动,女性的温柔和体贴对他来讲,似乎是很久远的事了,终于在一个暴雨夜,英一时无法回自己的住处,一切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烤肉馆经营了近两年,倒是也赚了些钱,但毕竟太累了,加上泽在江上落下了寒腿的毛病,长时间站立有点吃不消,他决定把店关了,到外面去找工作,当然他得带上英,因为她是英的第一个男人,虽然他很后悔自己的行为,但事已至此,他没办法改变事实,就这样,他带着英来到了大连,那是他的朋友开的一家公司,让他来做供应方面的工作,英也在公司里找了个简单的职位,二人就这样开始了在另一座城市的打拼。

泽认真工作的劲头,令朋友上司和全员都为之赞赏,泽心理清楚,从头再来的机会不多,他必须努力,因为他向来是个不服输的人,老天的不公,并没有压倒他,他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偶尔有点时间也会找一些书籍来补充一下自己的不足之处,他毕竟是军人出身,有些知识对他来讲是匮乏的,但泽对电脑可是真的笨的够可以的,纯是练一指禅出身的,打字员好不容易把他的手指掰的差不多了,一问才知道,他拼音学的怎一个差字了得!字根又记不住,哎,看来打字对于他来讲,是个更大的挑战了,他只有从发手机短信开始练起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