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英一直陪在泽的身边,细心照顾泽的生活,泽在这方面对英是没得说,但他一直觉得娶英是个不明智之举,觉得会害了英,对英也不公平,她毕竟要小自己十九岁。但英对此一直不以为然,她认定了泽,觉得泽能给自己幸福,觉得泽身上有一种她需要的安全感,跟他在一起,英就感觉到踏实。没多久,英怀孕了,这是泽一直担心的问题,他一直在提醒英要采取措施,但英早已将药换掉了,这是泽不知道的,泽很矛盾,心情复杂的理不清头绪。在一个平静的夜晚,他和英互挽着走在公园里,泽终于开口了:“我们现在不要这个孩子吧,我还没有给孩子准备好雄厚的经济基础,我想再等等,事业稳定了、买了房子再生宝宝好吗?”泽说完这番话,一直在等着英也许会痛哭以至责骂他,但出乎意料的是,英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自顾自的朝前走,泽有点疑惑------他再一次问了一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英只是淡淡的一笑:“我们去吃海鲜排当好不好?

”泽愣愣的看着英那雀跃的表情,期待英的回答,英看了一眼泽,笑的似乎有些夸张:“行了吧,你,一切都听你的不成吗?快走吧,现在的时间正好去吃排当。”泽被英连拖带拽的向着灯火通明的、支着各色花伞的不夜城走去。

几天后,英真的和泽去了医院,买了药准备将孩子打掉,泽的心理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他其实也想再要个孩子,但无论如何他还是说服不了自己。英没有在医院吃药,说是回去自己会按医嘱服用的,虽然医生一再的说明自行吃药后果的严重性,英一脸无所谓的说:“没关系,我原来是护士。”医生一见没折,让英在一张纸上签了字,以确保出现后果该医生不会受到牵连。

泽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他觉得英是一时心血来潮,年龄太小,慢慢的想通了,就会自动离开自己的。英连着三天都说药已经服过了,但并没见有任何异常,泽认为或许是各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吧,因为她没见英像其它女人那样在家卧床,疼的呲牙咧嘴的,虽然纳闷,但他还是没有想太多。

日子一天天过去,泽的业绩做的不错,朋友上司决定让他担任采购部的经理,如果没有一定的信誉,这个职务是不会落到自己头上的,泽心理清楚,他更加的努力,为了公司,为了朋友,为了自己。

随着泽的薪水不断的提高,泽托本地的同事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因为公司的宿舍挤了点,他想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让英过得舒服些,虽然他并没有认定英会和她一辈子。英很高兴,看完房子,英挂在泽的脖子上亲了又亲,泽只是傻傻的笑着。但最近泽发现英有些不对头,向来喜欢起早贪黑的英,最近特别爱睡觉,而且总是吃些平时不太喜欢吃的东西,什么臭豆腐干了,烤鱿鱼了,还有那牡蛎,她以前可是见了就恶心的,而且晚上在床上,她总是有意的躲避着泽的爱抚,只是让泽吻自己,抚摸自己,但却不允许有实质性的动作,这是以前所没有的,泽也能明显的感觉,英胖了,肚子都隆起来了,泽摸着英的肚子发呆,英终于大笑了起来:“怎么?发什么呆啊,你就要当爹了,我没打掉孩子,我想留下他(她),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留下。”泽的头忽然间有点缺氧,下意识的晃动了一下,再想说什么,已经晚了,孩子已经大了,想拿掉已经不太现实了。就这样,泽草草的和英领了结婚证,没办任何仪式,只给英买了一个戒指,还是很普通的,甚至连婚纱照也没有拍,当时英并不在乎这些,而且没有任何不满的表情,能做到这一点,泽对拥有英又多了一分满足,暗下决心,一辈子对英好。

英的身体横向猛增,行动越加的不方便了,泽的工作越来越忙,

无法分身,泽决定要英的母亲过来照顾英(因为第一次的前车之鉴,他没有举荐自己的母亲,何况母亲已近七旬,诸多不便),但英的母亲执意要女儿回家来休养,英的父母对这桩婚事是百般反对的,觉得泽年纪甚至与他们老俩口相仿,实在有些抬不起头,泽一没钱,二没房,太多的不如意,但又扭不过英。英在家中排行最小,上面有两个姐姐,从小就特别的有主见,也是脾气最倔的一个,父母深知无法劝服她,也只好叹息一声:”女大不中留啊!儿大不由娘!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