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泽接到公司的另一项安排,派他到北京总公司,这是泽未曾料到的,总公司的门槛应该说是比较高的,即便能从下边公司调过去,也是因为和公司领导关系优良,才能得此殊荣,泽心中结下一个小小的迷团,因为在公司里专职和领导搞关系的人物大有人在,虽然自己朋友是公司的头目,但他不应该会举荐自己的,至于原因,泽也搞不太清,就是觉得不会。泽虽不解其中意,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礼节性的向公司领导表示谢意,并发了一番感慨,泽的口才是不错的,说出来的话让领导们的增加了不少。接下来的几天,泽忙着工作的交接,请公司一起搭档的同事们吃吃喝喝,一切都是很自然的过渡。泽在赴京之前,回了趟家,帮着英进行了房子装修的结尾工作,他也想趁此机会在家好好陪陪英和孩子,以后回家的日子可能会更少,北京毕竟离的要远些,往返需要的时间太长,不太方便。泽本以为公司的这个决定会让英难过或者有些不开心什么的,相反,英非但没有不开心,反而是支字不提,只是到街上为泽买这买那,张罗的特欢,这倒是让泽心理松了口气,临行的前一天晚上,泽有些失眠,和英连续几次的翻云覆雨,都没能让他有一丝睡意,看着沉睡中的英,脸上还残留着刚刚疯狂后的汗水,泽嘴角会心的弯了一下。他燃起一支烟,胡乱的吐着三圆四不扁的烟圈,北京这座大都市,他一直是向往的,从小在课本中就已经把它神化了,现在要亲自去北京工作,可以亲身感受北京那股浓浓的文化气息,还真有点激动。

英为泽包了一顿饺子,在北方有这个习惯,叫做上车饺子下车面,没啥依据,就是图个吉利。在泽排在检票的队伍中的时候,英说:“我姐在北京总公司,到了那儿,她会照应你的,不用担心我和孩子,好好照顾自己,尤其你的寒腿。”泽愣住了,他看到英在偷偷的笑,后面的人把有点发呆的泽挤着向前挪动着,上了火车,泽才想过味儿了,原来这一切是英和她二姐洁安排的,

英知道他的脾气,如果事先知道这事儿,他肯定会阻止英,也就不会有他现在坐在去京的火车上这一幕了。以前听英提起过,洁和公司的刘总关系不一般,但她并不知道洁在总公司,泽心中有一丝不舒服,有种后门进来的感觉,但已经如此了,随它去吧,凭本事赚钱,没啥不安的。

泽到了北京,便开始投入了工作,工作开展的也算顺利,因为有以前的工作经验做基础,他上手很快,再加上有大姨子的悉心安排,泽的一切都还算如意,虽然他并不希望洁在工作上帮他的忙,也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和洁的这层亲戚关系,不过,在泽没来京之前,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泽在工作之余,把所有的时间用在了浏览北京名胜古迹上了,在这种氛围中熏陶自己的情操,对于泽来讲,是一件无以伦比的乐事,他觉得不该浪费以前的时光,早就应该走出来,他甚至觉得他早就应该置身于现在的一切,而现在,他有点意识到自己老了,在江上漂着的日子里,收获了一双只要阴天、下雨就疼的要命的腿,还有那讨厌的白发。他站在天安门前,看着来往的男男女女,嬉戏打闹,公然的亲吻着,他甚至觉得有一种害羞的感觉,在他也是这个年纪的时候,是绝不会这样做的,而且是在毛主度的”眼皮子”底下。

自从泽去了北京,英觉得老公离自己好远,

不单是距离上,甚至是心理上,她每天无事可做,便开始和父母家的周围邻居天天挫麻,挫到饭时,就到父母那吃一口,然后接着挫,孩子也由妈妈照顾着,自己不用担心,日子过得优哉游哉。泽大概两个月左右才能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便是大包小包的,给老婆的,给女儿的,给岳父母的,给自己家里人的,就跟海外归来似的,不过也喜庆,岳父母也渐渐的接受了泽,对泽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这是泽能深深感觉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