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当家庭关系刚刚理顺,并想趁着泽在家,一起到饭店乐呵一下的时候,一件意外发生了,泽的母亲遇到了车祸,当场死亡,而且很惨,头骨已经不成型,脑浆全部外泄。全家人是亲眼目睹事故发生的,太残忍了,当时泽抱着女儿和英走在最前面,隔一段距离就是岳父母,突然不知道从哪开出一辆抛锚的货车,直接冲上人行道,老太太正好走在外侧,没有一点察觉的情况下,便横尸街头了,货车的前后轮分别从老太太的身上轧过,老爷子也被刮倒了,但只是擦破点皮,当看到惨死的老伴儿,便昏死过去了。英已经呆的跟个木头似的了,嘴大张着,眼睛一眨不眨,慢慢瘫软在地上,应该是过了好久,她才哭出声来,爬向自己的母亲,周围的人都不敢看这个现场,泽已经报了警,那个货车撞倒了一根路灯,终于停下了。

事故没什么争议,司机酒后驾车,当然负全责,但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亲人们的伤痛,英一直没有从那场悲痛中走出来,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英的精神总是很恍惚,说话颠三倒四的,孩子哭了好久,她才能听得到。泽请了假,和洁张罗着把老人的后事办理了,全家人中只有泽和洁还清醒着,英一直痴痴呆呆的,英的姐姐就知道搂着孩子哭个不停,老爷子每天用酒来麻醉自己,从早到晚的喝,没人能劝得了他,干脆就随他去吧!刚刚热闹起来的家庭气氛,又冷了下来。

泽和洁把家中的事安顿好后,带着不安回京了。每天,泽要往家里打好多电话,生怕英出什么事儿,也经常叫自己的弟弟、妹妹过去照应一下。英的情绪虽有些好转,但却开始有事没事的给泽打电话,不管泽是不是在工作,泽并没有怪她,他觉得英是在心理上受了刺激,才会这样,所以,每次接到英的电话,他都表现出极大的耐心。但他发现,英现在变得多疑了,泽用手机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她就会要求泽再用办公室电话给她打过去,他要求泽不准关机,遇到关机的时候,英就会追问个没完,有的时候后半夜两点钟,甚至凌晨四五点钟,英的电话也会不约而至,而电话接通了,却只是说:“我没事,就是打个电话看看你睡没睡,我挂了。”这有点让泽受不了了,

每天被英的电话搞的睡不好,上班时,总是哈欠连天的,打不起精神来。他不敢对英太生硬,只要他稍徽表现出不满,英就会在电话里哭个不停,然后就是听到孩子哭,泽受不了这个,所以,他只能让这样的一幕每天重演,他明白,妻子也睡不着,自从母亲去世后,英常常失眠,人也憔悴了许多,想到此,他不想和英计较什么了,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一次,泽到通州办事,手机欠费被停掉了,英打电话到办公室找不到人,打手机又无法接通,英便打到了洁的电话上,洁说泽出去办事了,当泽的电话续费开通后,英的电话第一个冒进来,一开口便是电话为什么不在服务区?搞什么地下活动呢?泽有点摸不着头脑,当时正走在街上,有些听不清英说话,泽就一直喂喂的喊着,英认为泽是在打马虎眼,恰巧这时对面走来两个女孩,边走边嬉闹着,声音很大,英在电话那头听到了,立刻提高了嗓门:“你和谁在一起,刚才说话那个女人是谁?”泽一头雾水的说:“是过路的,我在回公司的路上,马上到了。”英不信,执意要让那个说话的女孩接电话,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泽气得不知说什么好:“我根本就不认识人家,人家只是过路的,上哪接你的电话啊,你发什么神经啊?”电话那头传来英的哭泣声:“你在外面过舒服日子了是不?

扔我们娘俩在这儿,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为什么接我的电话总是很不耐烦?”泽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他可是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生怕让英感觉到自己的不满,但英今天这样的表现,让他无论如何也深沉不下去了,他愤愤的说:“你哭什么呀,神经过敏了?我哪有什么女人,你以为我愿意一个人离家在外辛苦赚钱吗?我不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吗?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呢?”泽本想再说什么,但他听到对面的英已经泣不成声了,他闭上了嘴,说了句:“晚上我打电话给你,现在回公司把手头的事处理一下,一会儿还有个会,我挂了。”泽仰天做了一个深呼吸,进了公司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