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讲述: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偷情故事

2017-09-25 17:08 weila

泽曾经几次想找洁谈谈,想让洁能开导一下英,但想想还是算了吧,自己的家事,还是自己解决吧,再说洁每天忙得很,新男友总是不断,每天也都是玩到后半夜才肯从热闹的大街上回来,泡吧、跳舞、购物、旅游,样样精通,洁的性格很开朗,做事也比较精明,属于那种会审时度势的那种女人,信奉的是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不会过多在意别人的说辞和眼光。想到此,泽又有些欣慰,毕竟英不同于洁,而且他也固定了自己以前就曾有过的想法,不能让英到北京这种地方长驻,这样一个大都市,或许也会把英熏陶成洁那样儿,想想就觉得害怕,

他真的怕了,怕的有点小心眼儿了,他不想再让自己的感情受伤了。他也曾猜想洁会嫁个什么样的人呢?当然,这不是他能关心得了的,洁对男人的要求就一条:有钱,年龄和婚否不是问题。其实泽一直是在乎夫妻两个人的年龄问题的,但自己又偏偏找了个比自己小了近二十岁的小媳妇,哎,造化弄人啊!看来,人的想法和说法真的不能太绝对了,现实总是会违背人的意愿的。

英又开始整天挫麻了,几个人一坐就是一整天,谁赢了就请大伙吃饭、唱歌,倒也过得快活,偶尔英也会喝的酩酊大醉。孩子几乎天天和姥爷在一起待着,老爷子还是天天喝酒,只是不会再喝的那么醉了,但喝酒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次,泽晚饭后往家里打电话,发现英不在家,又打到岳父那儿,英还没回来,孩子已经睡了,他没多说,便挂了电话。在十点钟左右,再次打电话过去,英还没有回来,泽无奈又挂断了电话,但心中一直不安,这是很少见的。当泽一觉醒来,已是后半夜两点多了,他还是试探着拨通了岳父家的电话,许久,那边才传来岳父那因困意正浓而有些走音的声音,他得知英还没回来,据说是和附近的几个邻居吃饭去了。可是吃什么饭,现在还没回来呢,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因为当时英没有手机,泽早就想给她买一个,英说用不着,

浪费,而现在,泽真后悔没有给英买一个,至少现在可以知道她在哪,就不用这样担心了,泽一直没睡,但他不敢再打电话,怕吵到老人和孩子。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泽又打电话回去,英回来了,说是吃饭去了,后来去唱歌了,但说话的语气很轻,不像往日那么干脆,然后就是接连不断地打哈欠,说是累了,以后再说。泽没有再多问,但他有一点疑虑,在家里那个小地方,娱乐场所没有营业超过凌晨两点的,英的回答有漏洞,但泽没有深追究,他还是相信妻子的,或许是玩的高兴,在路上耽搁了吧,英能把自己的情绪调动起来,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想到此,泽还是宽慰了一下。

公司的工作气氛很浓,每天大家都忙得热火朝天,泽很喜欢这种氛围,他喜欢忘我的工作,什么都不去想。在公司里,和他级别相同的有三个人,而紧随其后的野心下级们一直都在对他虎视眈眈,最开始泽没有意识到,但后来从一些“热心”同事们的口中得知这一情况。据说泽来京之前,本来公司准备从现有人员中选出一位的,但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泽大老远的跑来占了这个抢手的位置,泽也感觉到有一股势力一直对他报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泽明白,自己有了洁这层关系才进来的,现在这层关系就像一个黑锅一样,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换了别人,可能觉得这没什么,通过关系“进步”的人士大有人在,而且这也是个历史性的问题,他一直在努力掩饰自己的不安,用工作弥补这后天的不足吧!泽也开始慢慢的接近一些平时不太爱发表意见的散势力,泽意识到,在这里生存一定要有自己的势力,单枪匹马是不行了,“敌人”的势力太过于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