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产后回家 发现老公和别人在床上

2018-08-25 17:08 weila

又一个冬天来到了,整天我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我只感觉到冷。早晨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空中飘起了一朵朵小小的雪花,还是那样晶莹剔透,冰清玉洁。可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喜欢它了,因为它带给我的只有苦痛的回忆。

那一年,我二十五岁,和所有的同龄女孩子一样,我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长像一般,性格比较内向,不善言谈,学校毕业后就被安排在了县上一所小学教书。平日除了和几个要好的姐妹联系之外,和异性几乎就没有什么来往,我是那种见了男孩子就脸红的人。

眼看着冬天即将过去,过了年我就二十六岁了,父母急了,就不断地叮嘱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先后见了几个,结果没一个合适的,不是个子矮,就是学历低。我都有点泄气了,不想再去相亲了。突然有一天,邻居王姨到我家来了,一进门就嚷嚷:“唉呀,小雪她妈呀,我给你们家小雪找了一门好亲事。”一听才知道那个男孩在一个城市工作,名叫锋,今年二十八岁。他家在农村,父亲去世了,只有老母与之相依为命。

王姨拉着我妈的手,说这个男孩品行如何如何的好,将来一定有出息。就是在城里没有房子,这也不打紧,关键在男孩本身。我爸妈被说动了,农村孩子能吃苦,没有父亲又挺可怜。于是,几个人定下来双方见面的日子。过了几天,我和锋以及双方家长在王姨的引见下见面了。

在王姨的介绍下,我偷偷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人。他高大,清瘦,面容俊朗,有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他向我点点头,我的脸红了,赶忙低下了头。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喜欢面前的这个大男孩。接下来,就是双方家长互相了解情况。我和锋没说一句话,都默默地听家长说话。看得出来,锋的妈妈对我的工作相当满意。虽然是位农村妇女,言语之间却处处透着精明。

几天后,锋第一次约我出去,那是一个飘雪的冬日午后。我害羞的跟在他后边,幸福的感觉围绕着我。雪花从空中轻盈的落下,粘在了他乌黑的头发上,整洁的衣服上,“路滑,小心点。”他转身对我说,就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他先请我去了一家饭馆吃饭,而后又带我去了一个年轻人约会经常去的音乐茶座。

他很细心,在我点了一杯普通的饮料之后,他又点了一些小女生们爱吃的休闲食品。我们之间的话很少,听着浪漫轻柔的音乐,的只有沉默。我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的锋,他的眼睛依旧那样忧郁,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茫然的看着远处。“以前处过对象吗?”他打破了沉默。“没有。”“你教语文还是数学?”“数学。”我紧张极了,这是我第一次约会啊,我只听见我的心咚咚直跳。之后他打了个出租车送我回家。

这以后,我们又这样见了几次面。说实话,我对他一无所知,我总以为他的忧郁和他的性格有关系吧,要不就是他没了父亲的原故吧,他大概也对我有好感吧。不久之后,他们家就让王姨来向我家提亲,说他对我很是满意,

如果我没有意见的话,就定在元旦结婚。我说:“太快了吧。”王姨说:“不快,不快。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就这样,在双方家长的操办下,我和锋很快结婚。虽然对锋还不是太了解,但好多朋友都说先结婚后恋爱一样好。

在租来的新房里,我每天为已成为我丈夫的锋洗衣做饭,尽量用我不太熟练的双手为他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氛围,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好妻子。而锋几乎天天忙,一个月难得回几次家。问起总说单位工作很忙,我开始总觉得委屈,后来慢慢想开了,难得锋这么敬业,我应该支持他,不该拖他的后腿。

锋不在家时我觉得孤单,就回娘家住。平时忙着上班,闲暇之余就和几个女友逛街、购物、聊天。剩下的时间就是掰着手指期盼着锋回家的日子。好不容易盼到锋回家了,我精心准备了他喜欢吃的饭菜,可他每次总是吃不了多少就放下了碗。没有一句我期待的问候,他就拖着疲惫的身躯睡去了。我总觉得不对劲,难道婚姻就是这个样子吗?可我又一想搞乡镇工作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他已经好累了,我还能要求他什么呀!